六大国际走廊建设已全面启动
信息来自:中国联合钢铁网 · 作者: · 日期:28-07-2016

2015-12-17

 
1405年至1433年间,中国大明王朝郑和率船队完成七次远航。其所到之处,日后铺陈了一个伟大航海时代的开始,舟船辐辏,帆樯麟集。

1868年至1872年间,德国人费迪南•冯•李希霍芬七次来到中国,从西部高原到东部港口,从北部山岳到南部丘陵,途径当时中国18个省的13个。他将连接中国和西方的交通网络命名为“丝绸之路”,向欧洲人展现一个全新的中国。

这是一条充满勇者和智者的道路,曾见证威尼斯人马可•波罗探索神秘东方。这也是一条传递希望和信念的道路,汉唐盛世的舟楫和驼影讲述着中华文明和平、开放与包容的历史血脉。

历史启迪未来。往来于中国腹地和欧洲大陆间的中欧班列发出的隆隆声,正与昔日沙漠的清脆驼铃隔开时空相互辉映。
 
 

12月18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在北京挂牌。14日,丝路基金与哈萨克斯坦签约,出资20亿美元建立中哈产能合作专项基金。从今年3 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以来,一系列“看得见”的举措接踵落地,一个个“摸得着”的项目络绎下单。

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一带一路”正在连起沿线国家,为构筑亚欧和世界“命运共同体”携手前进。

今年4月份开始,上海证券报“一带一路”调研报道组先后深入广西、广东、浙江、福建、上海、天津、陕西、甘肃和新疆等省区市,穿梭于历史与现实之间,实地考察国家“一带一路”宏大战略中的政策、设施、贸易、资本和人群,采访对象从政府官员到上市公司老总,从金融机构负责人到博物馆馆长,从外国商人到中国普通建筑工人,见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在沿线各地的行动和进程,感受和分享丝路精神、丝路故事。

各地挥臂施工“一带一路”

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对接“一带一路”建设的方案已基本完成,并陆续出台。其中,东部省市依傍海上丝绸之路,步子迈得更大,而西部边陲,因开放而生机勃发。

8月19日晚上8点多,记者完成一天采访,拖着行李,满身疲惫在新疆阿拉山口酒店大堂等待“check in”时,一位风尘仆仆赶来的公务人员截住了我们,称要与我们聊聊。

这位不速之客是阿拉山口市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口岸管委会副主任狄永江。于是,一场市长访谈就在酒店房间里开始。

访谈结束已是晚上10点半,2个多小时中,狄永江从阿拉山口的历史讲到现实,从综保区讲到口岸,从中欧班列运行讲到产业兴市。对于“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以及阿拉山口如何融入对接,他胸有成竹。

“整个阿拉山口市才1万多人,但这里没有闲人,一个公职人员往往身兼数职,‘一带一路’给我们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必须抓住。”狄永江说。

最新的消息是,阿拉山口市已将打造国家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作为重要章节,写入当地“十三五”规划。

阿拉山口于2012年在口岸基础上建市,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这个口岸已拿到了整车进口、粮食进境指定口岸和国际邮政交换站等各种资质,今年内还将拿到肉类、果蔬、水生动物指定口岸资质。无论是“渝新欧”、“汉新欧”,还是“飞马号”,所有的中欧班列都要在这里编组,再驶向欧亚大陆。

截至2014年底,阿拉山口口岸累计过货2.65亿吨,进出口贸易额1247.61亿美元,海关税收入库972.53亿元,分别占全疆口岸总量的46%、35.6%和60.8%。这里已是新疆十七个一类口岸中最大、最主要的口岸,也是全国最大陆路口岸。狄永江认为,这是“一带一路”的力量。

阿拉山口只是一个缩影,在其背后是新疆作为“一带一路”核心区建设的全面启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总体思路是,以“三通道”(北、中、南三条通道)为主线,以“三基地”(国家大型油气生产加工基地、大型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大型风电基地)为支撑,以“五大中心”(交通枢纽中心、商贸物流中心、金融中心、文化科教中心、医疗服务中心)为重点,以“十大进出口产业集聚区”为载体,加快沿线中心城市建设,创新合作模式,加快开放步伐。

目前,新疆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正充分发挥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优势,积极促进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

在狄永江带着他的团队为“一带一路”建设奔波时,在“一带一路”的另一个核心区——福建,福州市长杨益民也有着一样的忙碌。三番五次约访后,杨益民最终还是没有接受报道组的采访,他太忙了。

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海上合作战略支点”,福州“一带一路”建设也已全面铺开。福州市发改委副主任林开华告诉记者,2014年11月底,福州市委、市政府已经制定“一带一路”建设实施方案,同时还向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外交部申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博览会”,并建立规模100亿人民币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基金。

今年11月,《福建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方案》发布。拟定四大功能定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互联互通建设的重要枢纽、经贸合作的前沿平台、体制机制创新的先行区域、人文交流的重要纽带。

为此,福建将构建三大合作走廊:从福建沿海港口出发,向西深入印度洋,延伸至欧洲的西线合作走廊;过南海抵达南太平洋的南线合作走廊;经韩日,延伸至俄罗斯远东和北美地区的北线合作走廊。

福建省发改委负责人对上证报记者说,产业和项目是建设“海丝”核心区的纽带之一,福建将支持企业扩大境外投资,推进现代农业、主导产业、能源矿产、旅游等产业合作,推动实施一批重大项目,形成示范带动效应。

除了“一带一路”两大核心区,一度被风沙、黄土裹挟的河西走廊也在“丝绸之路黄金段”的全新定位下,由昔日的改革腹地变身为开放前沿。早在汉武帝时代,为抵御匈奴入侵,设立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此后,“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扬名河西走廊,这些明珠城市,都是古丝路上的要塞重镇,用辉煌的历史和文化书写了丝绸之路的繁荣,如今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下重新崛起。

张掖,拟在2020年前基本建成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区域交通枢纽、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基地以及丝绸之路的旅游目的地和集散地。

市长黄泽元对记者说,张掖在历史上是首个万国博览会的举办地。我们现在的一个大手笔,就是在山丹县规划建设丝绸之路上超大规模、超星级服务定位的国际物流园区——张掖国际物流园。

据介绍,物流园区将瞄准中国与中亚、西亚与东欧的产业资源和国际市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打造成中国沿海——河西走廊——中西亚国际“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区域型现代物流园区和重要的黄金节点。

嘉峪关,古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冲,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是中国丝路文化和长城文化的交汇点。数千年来,无数商旅牵着骆驼、背着行囊从这里走过,其中有玄奘法师求取真经的足迹,也有林则徐发配边关的落寞背影。

如今,它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新亚欧大陆桥的中转重镇,“西气东输”、“西电东送”、“西油东送”等“六大能源网”跨境而过,是河西走廊生产要素最富集、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嘉峪关市发改委副主任李建华对上证报记者说,嘉峪关从产业发展、生态文明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文化旅游和公共服务等方面,谋划了“一带一路”51个重点项目,由此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节点城市。

“葡萄美酒夜光杯”。上证报记者穿行在千年丝绸古道,映入眼帘的是戈壁、大漠、天下雄关和方特欢乐世界园、现代农业基地、现代工业园等图景编织在一起,历史与现代和谐交融。而将它们串在一起的正是“一带一路”。

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上证报记者就“一带一路”话题曾采访过各地政府官员和企业代表,当时大家大多在表达憧憬和期许。短短数月之后,记者见到的是“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已转化为各地的实施衔接方案,已落实为一个个具体项目,一笔笔贷款,一项项合作……

目前,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对接“一带一路”建设的方案已基本完成,并陆续出台。其中,东部省市依傍海上丝绸之路,步子迈得更大,而西部边陲,因开放而生机勃发。

而这些“一带一路”建设的方案都将在“十三五”中转化为施工项目。

如福建,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用了两个章节来阐述“十三五”时期福建如何构筑开放型经济和如何促进闽台深度融合发展。陕西提出,“十三五”要围绕“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加快建立开放型市场经济新体制,努力打造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包括建设西安自由贸易区,建设通江达海、陆空联运、无缝衔接的对外开放大通道;以建设丝路能源金融中心为契机,深化中亚能源化工合作;推动陆港、空港联动发展,提升“长安号”营运能力等。

浙江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则提出,要统筹推进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和舟山群岛新区建设,大力推进海港、海湾、海岛“三海联动”,打造覆盖长三角、辐射长江经济带、服务“一带一路”的港口经济圈,推动海洋经济发展上新台阶;同时,以宁波舟山港为龙头,大力整合全省海港资源,促进海港、陆港、空港、信息港一体发展,加快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临港产业和现代物流业,打造全球一流的现代化枢纽港和国际港航物流中心。

六大国际走廊建设全面启动

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起,架构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以各大走廊为面,以“五通”为支点,一系列项目正在酝酿建设。其中,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项目最为优先,包括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和电力基础设施、通信基础设施等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要根据“一带一路”走向,陆上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运输大通道。其中,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紧密,要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更大进展。

目前,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起,架构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

以各大走廊为面,以“五通”为支点,一系列项目正在酝酿建设。其中,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项目最为优先,包括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和电力基础设施、通信基础设施等。

六大走廊中,中巴经济走廊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样本工程,最先获得突破。今年4月,中巴双方达成了建立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并签署了51项双边合作文件。国家主席习近平建议,中巴双方以中巴经济走廊为引领,以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和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4”经济合作布局。

据中国前驻巴基斯坦大使陆树林介绍,“1”即中巴经济走廊,“4”即瓜达尔港、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和产业合作。“1”是统领,是核心,而 “4”是“1”统领下的四大合作内容,瓜达尔港的建设又是 “4”中之首。

“4”中每一项下包括一系列具体合作项目。比如,瓜达尔港项目下有瓜达尔港新机场、瓜达尔港东湾快速路等;能源项目下有卡洛特水电站等清洁能源项目,在巴基斯坦设立中小水电技术联合研究中心等;交通基础设施项目下,有卡拉奇至拉合尔高速公路 (木尔坦至苏库尔段)、喀喇昆仑公路升级改造二期(塔科特至哈维连段)、拉合尔轨道交通橙线等;产业合作方面则有海尔—鲁巴工业园区等。

在中巴双方推动下,多数项目正在进行技术和商业谈判、融资、招投标等前期准备工作。而走在前面的是交通、能源等走廊早期项目。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经商室参赞王志华介绍,能源方面,卡西姆燃煤电站已正式开始施工,目前土地平整等工作已基本完成。瓜达尔港东湾高速公路、瓜达尔新建机场等项目正在进行前期准备工作。

11月11日,巴政府已将2281亩瓜达尔港自贸区土地的使用权移交给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港控),此举意味着瓜达尔港正式进入规划建设期。

“目前有关中巴自贸区的前期规划正在修订当中,中方由国家发改委参与,规划总的方向已定,瓜达尔港拟建成类似于中国香港的自由港。”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中巴经济走廊的另一端——新疆喀什,建设场面同样热火朝天。喀喇昆仑公路(或称中巴友谊公路)中国段扩建工程去年5月已开始动工。其中,最具挑战性的奥依塔克镇——布伦口段70公里的改扩建项目由新疆北新路桥集团、中铁十五局集团等单位承建。

在奥依塔克镇——布伦口段,记者一路看到了凿山开洞、遇河架桥的施工场面,各种工程车紧张作业着。“建中巴经济走廊竖丝路高原丰碑”,北新路桥的蓝底白字宣传牌横跨在狭长山道上,显得格外醒目。它提醒着人们,建设者们正在争分夺秒,以高标准、严要求,打造中巴经济走廊上的国际交通大动脉。该工程预计2016年10月建成通车。

根据规划,中巴友谊公路建成后,还将沿着公路铺就铁路通道、能源通道以及信息通道。这些走廊通道一旦建成,将打通中国通往中东及非洲线路,可使中国新疆货物到欧洲、非洲的距离大大缩短,将惠及中国、南亚、中亚以及中东的30亿人。

在新亚欧大陆桥走廊,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项目由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双方共建。项目一期工程2014年5月建成启用,目前二期、三期项目也在加快推进中。

今年2月25日,装载着106个集装箱的中亚班列(连云港——阿拉木图)缓缓驶出中哈(连云港)物流基地铁路专用线。班列的正式首发为中哈合作打开一条贸易新通道。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提出后首个“落地”实体项目,其成功运行被市场称为“一带一路”战略进入“早期收获”期。

再看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国和缅甸的双边基础设施合作也已展开,连接昆明、瑞丽和缅甸仰光的中缅公路已在建设中,它将承载90%的双边贸易。走廊的另一大互联互通项目泛亚铁路也已取得实质性进展。

12月2日,中老铁路磨丁至万象铁路项目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奠基仪式。中老铁路中国段玉溪至磨憨铁路先期开工段则已于8月31日开工建设。

在中蒙俄经济走廊,中蒙双方已就在二连浩特、扎门乌德建设跨境经济合作区初步达成共识,双方正在抓紧商定《中蒙二连-扎门乌德跨境经济合作区共同方案》,中蒙边民互市贸易区和中蒙矿业金融与服务贸易中心建设正酣,呼伦贝尔中俄蒙合作先导区等项目获国家批复,相关工作有序推进。中俄则在今年5月达成了32项合作项目,涉及金额250亿美元,包括高铁、飞机、能源等项目。

而在中国-中亚-西亚走廊,中哈两国无论在经贸合作还是道路交通等互联互通领域,都已开展一系列合作。目前,新疆已同哈萨克斯坦实现铁路、公路、航线、油气管道、通信网络的立体对接。新疆的15个对外陆路口岸中,有7个在中哈边界,正在建设的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是中国西部最大的陆路口岸和新型跨境经贸合作区之一。

当记者进入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时,正值合作中心举办国际汽贸博览会。记者看到,这里已颇具规模和人气,人员、车辆和货物繁忙而有序地跨境自由流动。

“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跨境经济贸易区和投资合作中心,这特别吸引我们,我们想为汽车配件生产企业出口到中亚五国搭建展示平台。”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义乌汽贸城总经理助理赵卓说。

在中国—中南半岛国际经济走廊,中国与新加坡、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合作也在加强。如新加坡,中新双方建立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称,双方将在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两大项目成功合作之后,启动位于中国西部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

在经济走廊建设不断升温的背后,是中国几乎所有省份的积极参与。

广东省发改委主任何宁卡介绍说,广东梳理了68个“一带一路”优先项目,总投资达554亿美元,涵盖了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农业、渔业、制造业、服务业等6个领域。

上海市商务委主任尚玉英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上海已与新加坡、捷克、土耳其、阿联酋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贸部门和节点城市签署经贸合作备忘录,在贸易、金融、能源、装备制造等领域落实了一大批重大项目。

北海、钦州、广州、深圳、珠海、厦门、泉州、福州、宁波等南方沿海口岸以及天津、大连、青岛、烟台等北方沿海港口,更是捷足先登。

宁波市副市长王剑侯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围绕“一带一路”总体战略,宁波提出了 “610行动计划”,即港口合作、通道建设、经贸合作、人文交流、跨境电商、体制创新等六大主要任务,每项任务规划实施10个左右重点项目,总投资约1420亿元。

“百岛之市”珠海也敏锐捕捉到了先机。今年2月,珠海与巴基斯坦瓜达尔市签署了加强友好交流与合作的备忘录,10月底又与瓜达尔市就瓜达尔港建设签署四项合作协议。其中,珠海港控股集团与中海港控签署了65亿元的合作建设港口大单。

而贯穿这些经济走廊的则是物流大通道,它将中国国内省份与沿线各国的联动效应发挥到极致。

在中国国内,沿海港口与内陆无水港形成“海铁联运”、“互联互通”,将“一带”和“一路”战略性地联结在一起。宁波港在内地数十个城市设立了无水港区,实行海铁联运。没有海港的西安则设立国际港务区,与沿海多个港口和航运公司合作,发展港口经济。

目前,贵广-南亚国际物流大通道与粤皖苏赣四省物流大通道已分别启动。其中,“贵广—南亚”国际物流大通道是一条跨越5个国家、贯穿6个省和连接15个城市,陆地与港口联动的大通道。它以公铁水联运作为支撑、以珠海市为海陆衔接的门户、贵州黔南州贵定县昌明镇为起点,通过陆路经广西桂林、广东肇庆等地接至广东珠海市和港澳地区,再以水路向西串联泰国的林查班、孟加拉的吉大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印度孟买港、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和卡拉奇港等东南亚、南亚地区多个国际商贸深水港。

金融机构奋勇争先

从银团贷款、银行授信等方式开展的多边金融合作,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新设立的国际金融组织,各方资金共同筹集,正在搭建起“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桥梁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带一路”建设离不开资金的互联互通,从银团贷款、银行授信等方式开展的多边金融合作,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新设立的国际金融组织,各方资金共同筹集,正在搭建起“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桥梁。

其中,备受关注的当属亚投行和丝路基金。

2013年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先后出访东南亚时提出了筹建亚投行的倡议。亚投行将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按照多边开发银行的模式和原则运营,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总部将设在北京。根据《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

2014年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1个亚投行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标志着这一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洲区域新多边开发机构的筹建工作进入新阶段。

今年11月7日,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在国际金融论坛2015年年会致辞中表示,“亚投行已经有57个成员国。预计今年底会正式开始营业,明年第二季度开始贷款。”

“亚投行初期投资的重点领域主要包括五大方向,即能源、交通、农村发展、城市发展和物流。”12月3日,亚投行筹备工作组副组长陈欢说,亚投行计划于明年二季度启动运行第一批项目,预计当年放贷15亿至20亿美元,运营初期预计每年放贷100至150亿美元。

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周强武也表示,亚投行顾名思义是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投资领域主要聚焦基础设施硬件建设,如飞机、铁路、公路、桥梁等大交通领域,以及电厂等能源项目。未来也不排除会扩大到教育、卫生等社会基础设施项目。

相比亚投行,丝路基金已先行一步。

丝路基金董事长金琦表示,到目前为止,丝路基金组建工作已基本完成,公司功能体系基本完备、业务架构基本成型,项目投资取得实质性进展,日常运行已经走向正轨。

据介绍,丝路基金在今年4月、6月、9月先后进行了三单实质性项目投资,分别是支持三峡集团在巴基斯坦和南亚投资建设水电站等清洁能源、支持中国化工并购意大利倍耐力公司、购买俄罗斯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一体化项目部分股权。

其中,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项目是“中巴经济走廊”优先实施的能源项目之一,计划于今年开工建设;亚马尔项目则是丝路基金首单对俄投资,也是丝路基金在油气领域的第一笔投资,标志着丝路基金致力于在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设和国际能源合作与发展领域发挥积极作用。

“一带一路”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据亚洲开发银行公布的数据,到2020年,亚太地区基础设施投资需要8万亿美元,融资缺口巨大。除了基础设施建设之外,区域内外相关国家经济融合程度的不断加深,也产生了大量经贸合作、产业合作、人文交流的需求。

金琦表示,丝路基金还与相关部门、金融机构、各类企业建立了广泛合作关系,认真筛选、储备、跟踪一批符合公司投资原则的,“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基础设施、能源资源、产能合作、金融合作项目,并与中外有关方面积极研究设立共同投资基金,推动我国产能走出去。

12月14日,丝路基金与哈萨克斯坦出口投资署签署了框架协议,决定由丝路基金出资20亿美元,建立中哈产能合作专项基金,重点支持中哈产能合作及相关领域的项目投资。这是丝路基金成立以来设立的首个专项基金。

除了亚投行和丝路基金,“一带一路”战略还有很多资金平台,分别是中国-中欧合作基金、中-欧亚经济合作基金、亚洲区域合作专项资金、中国-东盟海上基金、中国-东盟合作基金+周边友好交流专业基金等。

同时,很多地方政府也在筹建地方“一带一路”基金,拟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和杠杆效应,对重点国际合作项目给予扶持,如福建、江苏、江西等地。此外,部分省区市建立企业国际合作信用保险统保平台,对走出去企业的保费给予扶持。各地均积极推动银企合作,为企业走出去提供融资保障。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跨境投融资与并购部副总经理冯静对上证报记者说,目前中国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18个国家,设了21分支机构,中行力争在未来三年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机构覆盖率达到50%。“2015年中国银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上的授信总额投放不低于200亿美元,未来三年投放达到1000亿美元。”

建设银行也已确立“一带一路”相关项目资金需求约2000亿元人民币,将通过“信贷、融资、引资”三轮驱动,为“一带一路”提供金融支持。国家开发银行启动“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储备库,涉及64个国家约900个项目,投资金额逾8000亿美元。工商银行已经在“一带一路”境外沿线国家储备项目131个,投资金额达1588亿美元。

中国资本市场对“一带一路”参与企业的融资支持也至关重要。一段时间以来,在广大投资者的追捧下,多家上市公司通过定增等多种形式,获得了宝贵的资金。同时,在“走出去”和产业整合的背景下,航运、基建、装备、能源等“一带一路”概念公司业绩稳步增长。

“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派生出更大的人民币跨境使用需求,也对金融服务提出更高要求。

在丝路沿线,一张人民币清算、结算网正在编织。据不完全统计,在“一带一路”所涉及的6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近50个国家和地区已可受理银联卡。银联卡成为中国与这些国家交流往来的重要纽带。

其中,巴基斯坦七成ATM和近九成POS可用银联卡购物、取款,阿联酋、蒙古国几乎都实现了商户受理银联卡的全覆盖。

此外,东南亚10个国家和地区也纷纷开通了银联卡业务,新加坡几乎所有ATM和超七成商户都受理银联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的ATM覆盖率则达到九成。阿塞拜疆、土耳其等国家的银联卡受理面也在不断扩大。

国际产能合作“繁花似锦”

当前中国企业正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的具有境外经贸合作区性质的项目有48个,分布在18个国家,其中10个合作区已通过商务部、财政部的确认考核

在基础设施、资金互联互通的桥梁下,实现产业之间的互联互通,加快国际产能合作,则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另一大目标。

产业、产能合作是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亮出的最重要的合作牌。

《愿景与行动》提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要加强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深入合作,优化产业链分工布局,推动上下游产业链和关联产业协同发展。

这为国际间产能合作指明了方向,而正在逐渐兴起的各类跨国产业园则成了实现国际产能合作的有效载体。

“目前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有70多个在建的经济产业合作区项目,年产值超过200亿美元,为当地创造20万个就业机会。”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副司长刘劲松介绍说。

其中,位于中巴经济走廊上的瓜达尔港中巴产业园就是样本工程之一,目前已实质启动。记者获悉,瓜达尔港中巴产业园将集聚中国所有在“一带一路”建设引领下赴巴基斯坦投资的企业。

此外,中国和白俄罗斯之间在2014年共同启动的中白工业园,则堪称“一带一路”的另一大旗舰项目。根据规划,工业园总共用地91.5平方公里,由中白两国合资建设,中方占60%股份,白方占40%。工业园的定位主要着眼于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精细化工、高端制造、物流仓储等产业。目前,园区正在进行道路和管网、污水处理等设施建设。

本报“一带一路”调研报道组采访报道过的一些产业园,目前已建设成为当地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平台,在促进国际产能合作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平台功能。

如中马钦州产业园区,作为中马两国投资合作旗舰项目,将重点发展装备制造、电子信息、食品加工、材料及新材料、生物技术和现代服务业六大产业。这是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的探索和实践,也是广西对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国家级平台。

记者在中马钦州产业园区看到,经过一年多的建设,中马粮油加工、慧宝源生物医药产业园项目主体工程已经完成。马来西亚三宝清真食品项目、LED 芯片制造及新型衬底材料的研发与产业化等项目即将开工建设,后续一批光电、中药民族药、卫星应用以及智能制造等产业项目也将跟进。园区的招商工作正全面铺开,不仅瞄准中马两国企业,同时将橄榄枝抛向了全球厂商。

这个园区在马来西亚关丹岛的姊妹园区——马来西亚-中国关丹产业园,基础设施和招商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展开。对于“一带一路”建设来说,这种“两国双园”模式将具有广泛示范效应。

中马钦州产业园区管委会投资合作局局长左孔天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下一步要维护好“两国双园”合作框架和机制,实现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项目、城市功能项目、政策创新工作以及征拆安置工作五个加速。

一些地方则依据产业优势,谋篇海外产业园项目。比如泉州,重点推动纺织鞋服等产业到东南亚、南亚、中亚等投资设立工业园区、营销中心和跨境电商配送中心,开展跨国经营。

宁波立足中东欧市场,正规划建设中东欧(宁波)贸易物流园、中东欧(宁波)工业园、中策尼日利亚工业园项目、春和集团刚果(布)钾盐项目等项目,推动宁波与中东欧国家之间的双向合作,促进宁波和中东欧国家之间“引进来”“走出去”双向投资。

珠海在今年8月份与德国巴伐利亚化学产业集群达成战略合作,拟合作共建全球顶级精细化工产业园,产业园将辐射航空、高新技术及耐用消费品等化工相关产业。

陕西将推动中俄丝路创新园、中意航空谷、陕韩中小企业产业园等项目建设,推进中吉空港经济产业园等项目前期工作,规划建设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城、中哈苹果友谊园、欧亚经济综合园区核心区、欧亚创意设计产业园等。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透露,当前中国企业正在建设的具有境外经贸合作区性质的项目共有69个,分布在33个国家。其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的有48个,分布在18个国家,其中10个合作区已通过商务部、财政部的确认考核。

沈丹阳说,截至2015年9月底,这48个合作区建区企业累计完成投资51亿美元,其中基础设施投资23.7亿美元,实际平整土地128平方公里。入区企业805家,其中中资控股企业458家,累计实际投资74.2亿美元。合作区累计总产值279.3亿美元,缴纳东道国税费7.7亿美元,解决当地就业12.8万人。

商务部的另一组最新数据则显示,今年1-10月,中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31.7亿美元,同比增长36.7%,占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的13.8%。投资主要流向新加坡、哈萨克斯坦、老挝、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等。

接受上证报采访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一带一路”开启了中国经济国际化的新阶段,中国企业“走出去”开始步入2.0时代,在全球产业链分工调整的大背景下,这不仅为中国企业开启全新投资机遇,还将对全球投资格局与产业链产生巨大外溢效应,开拓了全球产业转移的新路径。

德勤近期发起的一项针对国有企业“走出去”的调查显示,受访央企中有70%的表示未来国际化方向会向“一带一路”倾斜;计划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国企中,有78%表示未来的总体海外投资规模会比前几年增加。这预示着在“一带一路”战略引领下,今后几年国企包括央企的海外投资将再掀一波高潮。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预计,2014年到2020年,中国累计向国外提供的商机将达17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将突破1.2万亿美元,将为世界其他国家贡献700万个新增就业岗位,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率将达到27%。

业内将这一过程称为全球化4.0时代,而开启这个时代的正是中国携手世界各国共建共享的“一带一路”战略。

伟大悠远的丝绸之路故事从西汉张骞的时候讲起,大漠孤烟中的商队驼影早已载入史册、成为记忆,换成今天疾驶的中欧班列、整体装备的特种远洋运输和高效的现代物流,与沿线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机制和合作平台建设也正加速推进。“一带一路”未来的故事将会更加精彩。
 
 

(来源:上海证券报)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