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经济走廊成"一带一路"骨架 国开行投资8900亿
信息来自:http://m.china-esi.com/ · 作者: · 日期:28-07-2016

2015-06-01

  “一带一路”,是中国倡导,是沿线合奏,是世界机遇。自中国提出合作倡议以来,沿线50多个国家早已响应参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开始起步,丝路基金已经设立,“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已经成立,《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亦在启动,随着六大经济走廊规划的出台,“一带一路”将进入了全面推进实施阶段。

  5月27日,一场大型对话和一场小型新闻发布会,让“一带一路”财富想象更加具象。

  “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道,积极规划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建设。”当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重庆出席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对话会时,向与会者透露了这个消息。

  数百公里之外的昆明,云南省民航发展管理局、云南省商务厅等单位当日发布一条消息,“昆明—达卡国际定期货运航线开通,该航线将成功打通云南面向‘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货运大通道。”

  “这充分体现了中国与沿线国家共同构建‘一带一路’的态度,且通过中国与沿线国家规划的六大经济走廊建设,定将成为‘一带一路’倡议实现的主要‘骨架’。”多位专家和企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猜测,“六大经济走廊中,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有望获得优先推进。”

  事实上,今年以来,在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巴等经济走廊里,相关企业动作频频,合作协议一个接一个;中国—中亚—西亚这条走廊上早已车来车往;国开行也已为六大经济走廊建立了项目储备库,涉及投资资金超过8900亿美元。

  经济走廊构想

  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道,积极规划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建设

  “互联互通是时代潮流,是世界各国的共同需要。”在重庆,张高丽再次强调了“一带一路”的意义,也代表官方首次明确“六大走廊”的概念,“当前,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道,积极规划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建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经济走廊,可以将历史上并非丝绸之路主体的区域也纳入到“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

  相关专家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六大经济走廊的规划或筹建,将更明确中国和“一带一路”的方向和发展战略。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观察,“六大经济走廊”的规划早已酝酿。

  据新华社报道,今年3月底公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在“框架思路”中就提出,根据“一带一路”走向,陆上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运输大通道。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紧密,要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更大进展。

  而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倡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9月出席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时提出的。国家发改委相关文件显示,中蒙俄经济走廊分为两条路线:从华北京津冀到呼和浩特,再到蒙古和俄罗斯;东北地区从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到满洲里和俄罗斯的赤塔。

  “两条走廊互动互补形成一个新的开放开发经济带,统称为中蒙俄经济走廊。”文件称。具体路径则是,把丝绸之路经济带同俄罗斯跨欧亚大铁路、蒙古国草原之路倡议进行对接;加强铁路、公路等互联互通建设,推进通关和运输便利化,促进过境运输合作,研究三方跨境输电网建设,开展旅游、智库、媒体、环保、减灾救灾等领域务实合作。

  其他线路,也出现在官方文件中。比如,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又名“第二亚欧大陆桥”,是从中国的江苏省连云港市、山东省日照市到荷兰鹿特丹港的国际化铁路交通干线,国内由陇海铁路和兰新铁路组成。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则是从新疆出发,抵达波斯湾、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岛,主要涉及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国。

  中巴经济走廊,起点在新疆喀什,终点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全长3000公里,贯通南北丝路关键枢纽,北接“丝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丝之路”,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是2013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印度期间提出的倡议。

  中巴走廊先行

  全长3000公里,贯通南北丝路关键枢纽,北接“丝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丝之路”,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

  在采访中,相关专家认为,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有望获得优先推进。

  “这两个经济走廊是中国与中亚、南亚、中南亚国家发生紧密联系的大通道。”中国社科院工经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耀表示,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例,中巴两国政府合作意愿比较强烈,被称为“一带一路”交响乐中的“第一乐章”,是最为优先推进的项目,也是一个示范项目(先行项目),涉及到中巴铁路、公路、港口以及一些工业园区建设,也可为其余经济走廊的建设提供经验参考。

  2015年4月,中巴两国政府初步制定了修建新疆喀什市到巴方西南港口瓜达尔港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及光缆覆盖“四位一体”通道的远景规划。中巴签订51项合作协议和备忘录,其中超过30项涉及中巴经济走廊。

  在与巴领导人广泛接触时,中巴经济走廊也频频被提及。习近平建议以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为中心,以瓜达尔港、交通基础设施、能源、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4”合作布局,实现合作共赢和共同发展。

  “走廊是历史赋予巴基斯坦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也许几个世纪才有一次,巴基斯坦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从而实现我们的梦想,改变国家的命运。”巴基斯坦官方对此也非常积极。

  巴基斯坦发展改革规划部部长伊克巴尔认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能够促进亚洲区域和次区域合作,从而促进当地的和平和稳定。

  “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之前,中国海外投资在巴基斯坦仅排15、16名,但是走廊建设之后,中国将成为巴基斯坦第一大海外直接投资国家,这将会进一步验证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性。中巴经济走廊的重要性也将会转化成为更加紧密的政治关系,并将政治关系代入到新的层面;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这也会将地缘政治优势转化为地缘经济优势。”

  其他经济走廊的建设亦不可忽视。据悉,中蒙俄经济走廊目前已开通“津满欧”、“苏满欧”、“粤满欧”、“沈满欧”等“中俄欧”铁路国际货物班列,并基本实现常态化运营。

  在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建设上,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通气投产、D线开工建设。中亚地区累计对华输气、输油超过1000亿立方米、7500万吨。一批物流合作基地、农产品快速通关通道、边境口岸相继启动或开通,双方海关物流更加通畅。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意向创始国。

  对此,据《光明日报》的报道,2月26日,中国同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先后签署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双边合作协议。哈“光明之路”、塔“能源交通粮食”三大兴国战略、土库曼斯坦“强盛幸福时代”等国家发展战略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找到了契合点。

  关于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建设方面,目前,大湄公河流域国家正在建设贯通东西、连接南北的9条跨境公路,其中部分已经完工。从中国昆明出发连通新加坡的南北道路已经畅通,贯通缅甸、泰国、越南的东西道路则计划2015年完工。

  在2014年12月20日举办的曼谷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五次领导人会议期间,中泰双方签署铁路和农产品贸易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在会议上签署215个发展项目,总投资将高达515亿美元,其中90个(441亿美元)将用于运输和交通设施开发等互联互通工程。

  上下齐心推进

  国家领导人带领访问团考察访问,已签署一批合作协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将为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合作提供资金支持,国开行也已建立项目储备库,相关企业也在沿线积极洽谈投资项目

  今年以来,中国领导人多次出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经济走廊建设打下基础。

  4月,中巴两国在伊斯兰堡发表了联合声明,双方一致同意将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巴两国还高度评价了将中巴经济走廊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重大项目所取得的进展。习近平带去了中巴经济走廊(China 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投资计划的首批投资款280亿美元。

  中国中铁5月12日公告称,中标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莫斯科-喀山-叶卡捷琳堡”高铁莫斯科-喀山段建设项目的工程勘察、区域规划和地界测定方案编制以及设计文件编制,执行时间为2015年-2016年,合同金额为200亿卢布(约合人民币24.23亿元)。

  官方媒体此前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前访俄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见证了32项大单的签署,价值约250亿美元,涉及能源、高铁、航空、航天等多个重要领域。

  同样在5月,印度总理莫迪访华期间,中印两国签署了铁路、矿业、地方交往等领域的24份合作文件。在去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印后,中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又向重点领域合作迈出了一步。

  亚欧产业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是重要前提,而基础设施建设离不开金融支持。张高丽表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将为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合作提供资金支持。

  而中国开发性金融机构国家开发银行也在发挥“更充分”的作用。据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李吉平透露,该行已建立涉及60个国家总量超过900个的项目“一带一路”的项目储备库,涉及投资资金超过8900亿美元。在已签署的近50份协议中,涵盖的领域包括煤气、矿产、电力、电信、基础设施、农业等。已实施的项目数为22个,累计贷款余额超过100亿美元。

  李吉平表示,优先推进的重点领域为“设施联通”,支持中国企业通过设备出口、工程承包、投资等方式参与相关国家的设施建设,实施中国-东亚油气融资合作、中俄石油融资合作等项目的打造和建设。他同时建议增进高铁、电力、通信、钢铁、有色等条件成熟的示范项目落地实施。

  在企业看来,这不仅是中国企业自身的机会,还会为沿线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促进就业。

  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1亿美元的晶科能源CEO陈康平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一带一路”途经国家的发展需要能源,需要基础建设、技术、人才和资本,而中国已累积了这样的能力和实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玉主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应尽量明确‘一带一路’目标体系,确定近期目标、远期目标,然后评估影响这些目标实现的主要因素,最后确定以哪项工作为主。”
 
 

  人民网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