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战后金融秩序在此拐弯?
信息来自:北京青年报 · 作者:马晓霖 · 日期:17-01-2017

2015-03-21

    3月中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持续成为国际媒体竞相报道的宠儿,作为首个完全由亚洲国家倡导的金融平台,忽然因英法德意等西方强国的热烈拥抱,影响力放量激增。尤其是这种北雁南飞、西凤东栖的潮流涌动前所未见,而且冲破美国层层阻挠,体现出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演变的全新气象,至少意味着战后形成的布雷顿森林体系金融秩序由此拐弯,开启美中双擎时代。

    12日,英国财政部表示,将谋求成为亚投行创世成员,并向中方书面提交申请。英国首相发言人随即确认,这一抉择“符合英国国家利益”。中国外交部迅速对此表示欢迎。英国此举立刻在全球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亚投行自中国牵头酝酿之日起就遭遇美国各种公开贬损,西欧诸强则另眼相待而且趋之若鹜,这种与美国态度背道而驰的越界行为,当然会引发舆论沸点。

    不同于个性独立的法德意等伙伴,英国与美国关系密切而特殊,素有“政治夫妻”之喻。在重大问题上,英国一直与美国协调立场,言听计从,甚至从一而终。亚投行重装上阵前夕,英国却与美国分道扬镳,甚至率先投怀送抱,堪称惊世骇俗的战略出轨。回顾历史则发现,英国不愧是重商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双重鼻祖,它不仅在西方列强中率先以炮舰打开中国市场,而且不计“紫石英号”流血冲突的情感羁绊,在西方大国中率先承认新中国,足见其对世易时移的战略预见超乎寻常,而且惯于见风使舵,顺势而为。此次力排美国压力携手中国共创亚投行,再次表明英国十分看好中国崛起的这只蓝筹股,积极搭乘中国经济和金融的环球高速列车。

    令美国尴尬与不快的是,不仅欧洲伙伴纷纷追随英国向亚投行纳上“投名状”,受其压制的加、澳、韩等亚太伙伴情绪更加反弹,颇有“起大早赶晚集”的顿挫与抱怨,再次跃跃欲试。美国媒体甚至敦促奥巴马政府放下成见和偏见,赶紧订购亚投行头班车票,以免成为规模上万亿美元的亚洲基础建设市场的无关看客。

    美国的明拦暗阻着实反映出金融霸权的狭隘心胸,让世人再次洞彻美元帝国的唯我独尊和自私自利。众所周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世界金融机构是美国筹建和主导的大平台,但美国无视中国等新型经济体的茁壮成长及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拒绝扩大它们的投票份额。即便在亚太地区,美日也长期垄断主要投资机构亚洲开发银行的话语权。把持话语权本身未必是罪过,但无力出资继续推动世界特别是亚太经济发展,又不允许其他伙伴积极贡献,自然成为绊脚石和拦路虎。在这种大前提下再阻挠其他国家另起炉灶,实属蛮不讲理。

    亚洲是最具经济活力和发展潜力的地区,也存在着基础设施普遍薄弱的严重现实,当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规则过时也无力供血时,实力强劲、资金雄厚的中国发起筹建亚投行既为情势所迫和发展所需,也算恪尽大国责任。美国视亚投行为洪水猛兽,只能说其决策者依然泥足于冷战思维和霸权情结,对照其指责中国一贯“搭便车”的言论,更显得逻辑相悖,自我矛盾。美国阻止欧亚伙伴入股亚投行,很显然既不甘自己为核心的现有金融秩序受到冲击,更不希望世界地缘力量格局轴心由跨大西洋向欧亚方向严重偏移,最终将领导地位拱手让给中国。

    据悉,亚投行成员的权责利将遵循通行的开放与多边合作规则,也将以公开、公平和公正机制运行,中国虽然出资近半,但不似美日那样在现有金融平台中独专权力。如果美国及时加盟,依然拥有分量极重的决策权。退而言之,西方众伙伴共襄亚投行,同样会大大冲淡中国色彩,稀释中国因素,便于美国间接施加影响。如果美国依然耿耿于怀,只能说它已极度缺乏自信。

    西方发达国家参与,对亚投行本身当然是个佳音,除其代表性更加广泛,资金来源更加多元和更有保障外,这些国家在能源、交通、电力、通信等基础建设和服务领域的领先技术、丰富经验和足量人才,都将使亚洲国家受益匪浅。此外,这些国家在管理制度、产业标准、财务透明和廉政建设等方面的良好口碑,更有助于提升亚投行的运作效率、评级标准和融资能力。当然,无利不起早,这些看好亚投行的发达国家也会获得颇丰回报。

    以平常心衡量,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IMF和亚洲开发银行等全球和地区金融平台,依然是世界投融资的主要角色,无论资金规模和游戏规则,无论功能设置和方向倾向,亚投行都无法对其构成挑战,充其量与之形成优势互补。美国与其担心、惊诧、愤怒和无奈,不如放下身段,用豁达和开放的胸怀确立自己的存在感,否则,亚投行也许真的成为美国渐失金融霸权乃至历史辉煌的拐点。

 
 
    马晓霖(博联社总裁)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