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成绩单: 首年放贷17亿美元 二十多个新成员待加入
信息来自:21世纪经济 · 作者:赵海建 · 日期:17-01-2017

2016-12-31

从最初在外界观望中成立、到世界各国争相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这个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年轻的多边金融机构交出了第一年的答卷:批准9个项目,发放贷款总额约17亿美元。

据亚开行测算,2010年至2020年,亚洲各经济体的基础设施若想达到世界平均水平,至少需要投资8万亿美元,融资缺口巨大。而世行和亚行等多边开发机构主要致力于全球和区域范围内的减贫,投向亚洲基础设施的资金十分有限。

亚投行的投资对于弥补资金缺口、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受访专家认为,一年以来,亚投行建立和完善了组织架构,批准了一批项目贷款,实现了良好开局,未来更多项目落地可期。

已批准9个项目聚焦能源交通基建

“亚洲很多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落后,尤其是国与国之间的交通设施不通畅,影响相互间的贸易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我们总结自己的经验、研究亚洲地区的发展瓶颈,亚投行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此前表示,亚投行计划逐步加大运作规模,预计今后的5至6年时间内,每年贷款额可以达到100亿至150亿美元。

成立一年以来,亚投行已批准9个项目,发放贷款总额约17亿美元,项目全部集中在亚洲,大多为能源交通基建。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中国区经济学家王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亚投行第一年的贷款量并不大,但批复效率很高。相比之下,亚开行批复贷款非常慢,手续繁杂,通常会错过最佳放款时期。不过,也因为这样,其放贷从未有过违约记录,比世界银行和IMF的记录都要好。

2016年6月,金立群在亚投行首届年会期间举行的行长发布会上表示,亚投行资金充裕,在资本市场融资希望审时度势,可考虑发行人民币债券,通过公私合营(PPP)、与私人部门机构联合融资以及对私人部门企业放贷等方式动员私人部门资金。

他曾在提交给理事会的报告中称,亚投行成功的一个重要评价标准在于它能在多大程度上撬动私人部门资金。

据了解,亚投行的贷款项目须满足三大“硬标准”,即财务可持续性、环境友好、被当地社会所接受。亚投行副行长兼首席投资官潘笛安2016年8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亚投行在项目投资的流程上作出简化,并非在项目审核的标准上放松,仍是国际化标准。

在回报率方面,潘笛安称,亚投行作为一家多边的开发银行而非商业银行,不能期望回报率达到12%或者8%。在他看来,就经济发展而言,亚投行的投资回报率取决于民众的福祉进步,以及项目本身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简化贸易流程。

首年的贷款也大都投向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相均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亚投行的资金投放对于加强“互联互通”、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有重要意义,但需要强调的是,亚投行并非为“一带一路”而设,两者只是在投资范围上有重合与交叉。

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回收期较长,工期延迟等也十分常见,投资面临许多不确定性。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与《财经》杂志联合发布的《中巴经济走廊实地调研报告》分析了一个案例:卡西姆燃煤发电项目是中巴经济走廊能源合作的旗舰项目,在投资建设中,由于巴基斯坦国内征地工作受阻,开工时间一度拖延,进展迟缓。中方担忧电站所发的电可能无法按时接入巴国家电网。

“风险也是社会资本参与进来的最大顾虑,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国家各方面风险都非常突出,有效的风险防范措施和保障是推进PPP项目落地的关键。”相均泳对记者说。

2017年成员国将接近90个

亚投行现有57个创始成员国,其中亚洲域内国家占比达到75%。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亚投行获悉,目前亚投行已收到书面申请加入材料的国家有二十多个,预计2017年成员国将接近90个。

最引人注目的是,加拿大成为首个申请加入亚投行的北美国家,金立群称这是对亚投行的“信任投票”。

欧美发达国家积极加入亚投行,在陈凤英看来,是看到了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机会,希望为国内企业争取更多的市场;这些国家也意识到,全球经济治理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在迅速崛起,希望可以搭中国快车来发展自己的经济。

“亚投行是在投资亚洲的基础设施,但这其中更是一种国际经济关系。加拿大的目标很明确,北美市场就那么大,美国走上能源独立,加拿大的油砂资源需要出口到其他市场。”陈凤英说。

据了解,新成员的加入请求将提交给亚投行管理层,并由管理层根据董事会批准的新成员加入程序来办理。新成员加入后,中国和其他创始成员的股份和投票权比例会有调整。

在七国集团中,只剩美国和日本选择不加入亚投行。特朗普当选之后,美国是否会加入亚投行一度引发各方猜测。

金立群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不能排除美国新政府支持亚投行或暗示有意加入该银行的可能性”。他同时表示,在下一批成员加入之后,留给新成员的份额将不多了。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学院院长阎学通认为,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国家,加入国际金融合作时必然寻求主导地位,因此美国加入亚投行的条件会是中国将主导地位让出。

陈凤英对记者称,中国目前是亚投行最大的股东国,以投资亚洲为主,在这样的架构下,如果美国能打破美国独大、或像在亚开行中与日本拥有相等份额的传统理念,也有加入的可能性。“但我个人认为,以美国的心态和特朗普的性格,加入亚投行是有难度的。”

亚投行设立了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在陈凤英看来,不设常驻执行董事会是一项重要的创新和改革。“现有的一些多边国际机构存在职能重叠、官僚主义的问题,很多好的项目经过层层审批和扯皮后就黄了。亚投行在结构、管理上的精简,不仅节省了成本,也提高了决策效率。”

她还特别指出,亚投行按照60%市场汇率法和40%购买力平价法来进行份额分配是一个重要的改变。“不出国、不购买进口商品的人不会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而这样的群体在亚洲是非常大的。以购买力平价来看,印度的经济超过日本。”

“亚投行的组织管理、分配方式发生变化,实际上反映了世界经济治理在向合理、高效的方向发展,这是一种进步。”她说。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