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带一路”进入北极
信息来自:http://www.polaroceanportal.com 国际极地与海洋门户 · 作者:Heidar Gudjonsson · 日期:24-05-2017

2017-04-06

      北极以外的人可能还不知道,北极地区人们的生活已呈现出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在新兴技术及基础设施投资的引领下,经济增长正在呈上升趋势。

      基础设施建设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北极自然资源极其丰富,占地球总储量的20%,但该地区人口稀少,只有400万居民,且基础设施不发达。

      北冰洋是迄今为止地球各大洋中最小的,也是最浅的,它连接了亚洲、欧洲和北美洲。大约90%的国际贸易发生在这三个大洲的北半球地区。北冰洋航道对世界人民来说将会是一个更高效的运输系统,北极当地居民获得的经济机会也会大量增加,对彼此的好处都是巨大的。

      冰岛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这座位于大西洋的北极小岛正在繁荣发展,去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7.2个百分点,这主要得益于旅游业的迅猛发展。然而,冰岛若是想在未来十年内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需要投入的资本将超过50亿美元。对北极这一整片地区来说,该数字将会大得多;据古根海姆合伙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估计,未来15年北极的基础建设投资将需要一万亿美元。来自各行各业的利益相关者已经共同发布了《北极投资协议》(Arctic Investment Protocol),作为该地区发展的指导方针。

      由于美国和加拿大联合暂停了美国北极海域的开采活动,基础设施发展很可能会滞后,然而“欧亚北极”地区却在稳步发展,该地区包括北欧国家和俄罗斯,居住着80%的北极人口,其中有些地区甚至在蓬勃发展。

      俄罗斯是北极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最多的国家,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BRI)。“一带一路”战略计划投资5万亿美元来对亚洲和欧洲间的基础设施进行升级,这使得在二战后花费了约1200亿美元重建欧洲基础设施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相形见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9月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首次提出了该计划。四年后,合作伙伴国家已达65个,总人口达44亿,创造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29%。据全球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WC)估计,去年一年,“一带一路”战略在七个核心基础设施产业创造的资本项目及并购交易价值约不到5000亿美元。

      第一个北极“一带一路”项目是坐拥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的一笔投资,在总额为270亿美元的亚马尔液化天 然气项目(Yamal LNG project)中购得9.9%的股份。在欧亚北极的运输、基础设施和资源开发方面,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中国公司在该项目中共计持有29.9%的股份,其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持有20%。此外,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Novatek)持有50.1%,法国道达尔公司(Total)持有20%。该项目融资部分来自于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发展银行签署的价值超过12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

      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是目前为止北极商业投资中最大的一笔,也是北方海航线去年货运量达到历史新高的重要原因,它也推动了当地基建投资。近期俄罗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计划投资32.2亿美元修建铁路连通Sabetta港和欧亚铁路运输网。

      目前,在8个北极国家中,俄罗斯是“一带一路”的唯一合作伙伴,且在去年被列为头号合作伙伴。中国和俄罗斯已承诺进一步加强北极“一带一路”项目的合作。习近平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演讲中宣布,中国将于今年五月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对北欧“一带一路”的参与者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机会。

      在中国与中欧和东欧国家之间的合作之下,“一带一路”越来越多地进入欧洲,尤其是在铁路运输方面。为了为这些发展融资,中国工商银行去年11月份成立了一项总额为111.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未来的目标是扩大到557.5亿美元),重点关注16个中东欧国家的基础设施、高科技制造业和消费者商品等行业。中国-中东欧投资合作基金董事长是去年刚辞去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职位的姜建清。对这位掌舵工行16年的银行家的任命,显示了“一带一路”在欧洲的重要地位。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中国和“一带一路”战略能否成为北欧北极的完美合作伙伴?

      迄今为止,北欧国家(丹麦、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不是“一带一路”的参与者,尽管这5个国家都是与“一带一路”相关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在与中国的北极合作方面,冰岛一直走在前沿,并于2012年4月通过谈判达成双边合作框架协议,达成能源与物流方面的科学与商业合作。

      芬兰外长今年2月访华期间的议程就包括“一带一路”。芬兰将于2019-2021年担任北极理事会主席国,他们有着雄心勃勃的计划:通过北极走廊铁路项目将北极与欧洲大陆连接起来。据报道,在中国凯迪公司向位于Kemi的生物柴油公司进行的11亿美元的投资中,芬兰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在下周习近平对芬兰的访问期间,更多的协议将会达成。

      中国和挪威的双边关系在冻结了六年后于去年十二月恢复正常。在巴伦支海新发现的资本密集型产业以及海产品、旅游业等产业的新机遇意味着挪威将再次与中国进行更加紧密的经济联系。格陵兰岛也在积极寻求投资来发展其基础设施。

      北欧北极有很多的发展机会。它的地理位置在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间,这意味着它可以在南到欧洲,西到北美,东到亚洲的范围内寻求合作伙伴来建设基础设施。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包含在其中也是合乎逻辑的。
 
 

      作者简介:Heidar Gudjonsson为冰岛埃孔能源公司(Eykon Energy)董事长、冰岛北极商会(Icelandic Arctic Chamber of Commerce)的会长。Egill Thor Nielsson是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的执行秘书、中国极地研究所访问学者。

      编译:马萃辰

      来源:The Diplomat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