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2012年报·2013货币政策·扶持成长缓和通膨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 · 日期:21-03-2013

货币政策
欧债美赤为首要挑战

2013年货币政策营运环境将续由全球经济复苏不明朗、金融和商品市场动荡、庞大资金流和国内经济发展等因素引导,而大马经济获持续内需扩张奠定良好基础迈入2013年。

尽管今年通膨压力料走扬,但2012年第四季和今年初通膨仍徘徊在1.2%至1.3%的低水平,因此2013年货币政策将专注解决通膨和成长潜在风险。

全球经济成长有望在今年出现改善,但发达经济体增长不均、结构脆弱等问题持续萦绕,其中欧债危机和美国财政问题未解为主要挑战,而亚洲虽受外围冲击,经济活动料在稳定内需和外围领域缓步复苏支撑下延续扩张势头。

今年大马经济料成长5%至6%,其中内需持续扮演成长火车头角色,而渐有起色的外围领域将为经济带来额外扶持。

在持续落实基础建设、外围需求改善等因素支撑下,私人投资料持续稳定,私人消费则在收入增长和稳定就业扶持下温和增长,但政府进一步紧缩财政将拉低公共领域开销成长。

今年国内通膨料走扬至2%至3%,其中特定食品价格走扬等供应压力将是主要导因,持续成长的内需虽对通膨带来压力,但冲击并不显著。

财政政策
维持短期经济动力

2013年财政政策将专注维持短期国内经济成长动能,并促进经济长期转型,同时确保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为达到目的,最大化财政资源效益和强化财政管理将是重点努力项目。

基于外围环境挑战重重,公共领域仍是支撑内需的关键支柱,并著重在强化国家产能和转向高收入国目标,但同时不断落实财政改革来强化政策弹性,并确保财政可持续性。

不过,相关改革步伐应循序渐进以确保经济不会出现混乱。

联邦政府放眼在今年将财政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从去年的4.5%进一步减低至4%,而经济持续扩张和税务强化措施奏效,将确保营收持续稳定。

鉴于政府逐步减少在经济扮演的角色,今年总开销料微减,而财政赤字将多由国内资源进行融资,主要是国内经济流动性充裕和存款率高。

此外,政府也透过综合税务系统检讨、津贴合理化和提升开销效率等方法进一步落实财政改革,以便在2015年将财政赤字占GDP比重拉低至3%目标。

展望
中国东南亚动力强
全球成长预测上调至3.5%

全球经济预测由去年的3.2%改善至2013年的3.5%,最大动力仍来自亚洲新兴经济体的中国与东南亚地区;其中最大经济体美国料稳在2.0%,欧元区逐步由欧债泥沼复苏,不过仍稍微萎缩0.2%,中国则预测成长8.2%。

2012国行年报指出,尽管新兴经济体仍不免受欧美经济复苏缓慢而脆弱,但内需却促成经济动力,惟石油米粮等价格走高可能令通膨张牙舞爪,大马核心通膨料游移在2%至3%。

大马核心通膨料2至3%

亚洲经济料由去年改善,主要是受具韧力内需和区域出口需求驱动,尤其东盟的基建投资更使内需进一步巩固,包括菲律宾与印尼的基建公私合营计划乃至泰国与新加坡的铁道网络计划。

“中国经济扩张步伐维持活力,国内经济活动料比往年更强劲,中国方面也全情投入重组经济,以促进消费和有关基建的投资。"

报告说,尽管美国免跌进“财政悬崖",但其增税减支政策却可能延缓复苏的步伐。欧元区基于结构性弱点复苏困难重重,2012年公债近90%至171%,私人领域进一步受紧缩的融资与疲弱劳力市场,受债信缠绕的西班牙与希腊失业率更高达26.2%与26.6%。

至于日本,经济料由2012年2.0%放缓至1.2%,日本正致力于提振内需,首相安倍晋三最近更祭出10兆日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主要用于公共建设与提供融资予企业,以支援经济复苏。

亚洲新兴国主导全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未来5年新兴经济体每年平均以5%成长,在亚洲其成长则受强劲内需大力推动,内需于2011年贡献区域超过三分之二比重。"

报告说,有了亚洲金融风暴的经历,亚洲面对经济危机能力较发达国强,尤其其崛起中等收入人口成为推动内需的强大动力;新兴亚洲各国的中等收入人口,由1990年的占总人口21%,增加逾倍至56%。

报告预测新兴亚洲国的人口将主导全球开支的42%,以目前亚洲合急遽城市化的进程看来,预料到了2025年有20亿人口居住城市,城市化也使亚洲基建投资,在2010年至2020年增加至超过8兆美元。

回顾
欧美经济不振

在2012年风雨飘摇中,全球经济发展面临很大挑战,美国的房市与劳力市场萎靡不振,对财政政策的忧虑加剧;欧洲尤其在下半年更受欧债打击,虽曾出台了各项包括撙节与稳定金融市场等措施,但因缺乏全盘方案而仍沉痾不起。

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受累于投资放缓经济动力缓慢下来,法国与英国经济呆滞,出口至欧元区减缓。日本初期受灾后重建经济呈现活力,不过迈入下半年因外围放缓而受拖累。

在亚洲,经济在年杪开始缓慢下来;中国方面受连续两年“打房"措施抑制成长步伐,政策多倾向稳定与平衡经济,惟内需在年杪改善,主要受基建投资与产业市场的稳定措施所支撑。

东盟经济蓬勃成长,主要由政府导向的工程与强劲内需支撑,劳力市场造好、融资易于取得和收入提高,促成了经济成长。

布兰特原油价2012年平均每桶112美元,相比2011年111美元,中东地缘政治的发展也导致油价呈现波动。

通膨方面,基于全球经济波动,预计通膨逐步放缓,美国通膨料一两年内不超过2.5%;与此同时,欧美经济体采纳货币宽松,亚洲各国包括中国、印度、韩国、泰国、菲律宾、印尼等调低利率介于25至600基点,有关利率介于2.75%至7%。

回顾2012年
货币政策
全力应对资金动荡

2012年货币政策专注在管理成长下行风险和温和通膨间取得平衡。大马经济虽稳定成长,通膨处下行趋势,但全球经济和金融不明朗仍是风险所在,因此为平衡经济成长和通膨风险,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全体一致维持全年隔夜政策利率在3%不变。

尽管国内经济受外围环境疲弱影响,但稳定扩张的内需足以抵销部份冲击,其中国内消费和投资表现均强于预期,而通膨压力在本地食品供应良好,以及食品价格走低影响下,表现弱于国行初步预期。

MPC认为全年贷款需求强劲值得关注,但仍不足忧,因总贷款成长由商业领域,特别是国内导向领域和经济转型计划(ETP)相关工程支撑。

不过,市场对特定家债问题感到忧虑,但MPC认为货币政策立场出现变化并不恰当,因此国行祭出宏观合理措施和负责任贷款指南等措施,将家庭占银行系统贷款增长率从12.9%减低至11.6%。

货币政策业面对庞大和动荡资金流问题挑战,但大马金融系统经历过去10年的深化,已大大提升国内金融仲介和市场调节资金进出的问题。

货币执行
国内货币市场持稳

虽然全球市场不明朗和起伏不定,但国内货币市场持续稳定,银行系统流动性依旧充沛,银行同业市场取得创纪录的活动和交易量,平均累积游资盈余为3千709亿令吉,而银行同业货币市场交易按年成长35%至1千138亿令吉。

配合2011至2020年金融领域大蓝图推介,国行转向经营有利证券相关和抵押贷款交易的货币营运活动,并逐渐增加传统和伊斯兰票据发行,以减少对无担保贷款的依赖,令证券相关货币盈余占总营运比重从36%提升至48%。

2012年5月,国家银行在常设性工具架构(Standing Facility Framework)基础下出台新指南,扩大符合资格抵押品从马币主导证券扩大至由大马政府发行非马币证券、东太平洋中央银行会员国发售美元、英镑、欧元、日圆等证券,甚至是美国债券和英国金边债券。

伊斯兰货币市场营运方面,国行在同年5月推介抵押穆拉巴哈(Murabahah),作为伊斯兰银行在常设性工具下取得流动性的替代工具。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