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2012年报·占GDP 80.5%·严谨放贷·家债受控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 · 日期:22-03-2013

家庭债务篇
家庭债务的管理

本地金融体系的稳定保持严谨,扶持大马经济的成长,家庭贷款的成长连续第二年适度增加,按年比增长13%(2011年:+13.4%),其中银行提供家庭贷款的成长率放缓,从2010年的+13.4%、2011年的+12.9%减至2012年的增加11.6%。

家债增长放缓至11.6%

《2012金融稳定与支付系统年报》指出,在国内生产总值实质成长率减缓至6.4%,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水平提高至80.5%,银行仍是提供家庭贷款的主要金融机构。

除了银行,还有国家银行监管的保险公司与发展金融机构,提供给家庭的贷款总额大约是92%,2006年至今,家庭贷款占银行贷款的总额保持在54至56%之间。

自2011年起,家债偿还已超过借贷发款,同时,整体家贷未履约比率也进一步改善至1.5%(2011年为1.8%)。即使是上述未履约都变成违约,银行需约承担61亿令吉亏损,即使违约加倍至122亿令吉,也仍在银行的资本缓冲(约达800亿令吉)水平内。

银行提供给家庭的贷款主要是用来购买资产,其中超过80%或1千663亿令吉,在2012年提供给家庭的贷款,用在购买产业、汽车及投资价格固定的国民股票信托单位。

在上述贷款,56%的家庭贷款用来购买产业,特别是在住宅房产,国家银行在2010年11月实施第三间房屋贷款顶限在屋价70%的措施,旨在减缓产业市场的投机风,住宅产业的银行贷款成长率稳定在12.8%。

报告说,提供家庭购买商店的贷款,增长率连续第二年减缓,介于15.4%,比2011年的+18.5、2010年的+20.3%低。

车贷增长7.7%
信用卡偿还改善

另外,购买汽车的贷款增长率介于7.7%,占银行提供家庭贷款的20.9%,这一组贷款的超过70%是用来购买新车,推出市场的新车款引起人们的购兴。

在这一年,信用卡持有者的偿还显示改善,卡债滚转的结余减少5.5%,大约三分之一的持卡人,每月悉数偿还卡债,这使到未偿还卡债的结存减至只增长1.5%,比2011年的+8.1%、2010年的+15%低。

报告指出,虽然信用卡的新申请者增至230万份(2011:220万份),可是,少过一半的申请者获批,批准对比获批的比率为48.7%(2011:50.1%)。

2012年1月1日生效的“融资指南",银行在评估申请者的可负担能力,采取比较严谨的守则,以确保低收入群的贷款者,在没有财务压力的情况下,有能力偿还贷款分期。

金融管制监督


打击非法活动
加强金融管制监督

国行报告指出,国行最重要的责任,就是要保护金融系统的诚信,特别是通过管制业务,及有效控制非法活动风险及监督执行。

报告指出,国行也辅助对付非法业务操作的执法行动,包括在银行、保险及货币服务立法的管制。

国行进行的重新发出执照行动下,使货币服务业务行业的经营数目锐减至515项,而截至2011年12月为止则有839项。

报告指出,在新法令下取得执照的公司,将更有效地提供专业服务,以便达到一个更强应对金融罪案的管制期许,包括控制流黑钱活动;而国行在反流黑钱领域仍然扮演主要的角色。

为了确保国行在管制领域保持有效率,及作出良好反应,国行继续大量投资以加强监督能力及资源。

报告指出,随著大马最近设立主要金融服务法律,使大马的金融管制及监督架构基础,变得更为强稳。

当中包括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2013年伊斯兰金融服务法令,以及2009年大马中央银行法令的相关修正法令等,使大马金融服务法律变得更为现代化,特别是它们是经过逾6年来的努力成果。

大马的管制及监督系统,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的金融领域评估系统中,获得正面检讨。

国行报告指出,大马银行领域落在良好地位达到加强资本的巴西尔III下的要求。

2012年6月,国行开始对银行在巴塞尔III条例下的观察期,即银行机构在使用巴西尔III标准下报告它们的贷款及资金,以使银行监督贷款比例及资金标准的含义,并代表在巴塞尔III改革配套下的其他主要成份,适度地校准政策措施,以确保有关标准能够顺利推行。

在伊斯兰保险领域,其中重要部份的管制改革,为使伊斯兰保险经营者加强稳健的架构,并在2012年10月完成,及为伊斯兰保险经营者发出风险基础资本架构,它为总资产负债表方式进行资本评估。

风险管理

风险控制良好
可应对外资突撤离

●管理外围风险

外围骨牌风险主要透过4个渠道对本地金融稳定性造成威胁,包括市场波动增加金融机构面对的市场风险、金融机构外债回收风险、外国金融机构减债活动及大马银行扩大海外运作的外溢风险。

不过,这些风险目前受到良好控制,归功于本地金融市场有序调解短期资金流动、大马金融机构在欧洲的涉足率偏低,以及健全资本和融资架构。

净流入592亿资金

短期资金流动在过去1年保持波动,反映外围情绪和先进经济体的不明朗格局,面对庞大而波动的双向资本支流,本地金融市场去年净流入592亿令吉资金,政府财政赤字减低和正面经济成长鼓励海外资金强势流入大马。

大马公债的外资持有比重去年增加至35.3%(2011年:29.9%),股市市值占有比重则微增至24.5%(2011年:23.1%)。整体而言,入境资金被良好调适,海内外投资者对政府债券的高需求导致回酬下滑,尤其是长期债务。

假设外资突然撤离,本地机构投资者(保险公司、退休基金等)依然具备足够能力进场吸纳债务工具,退休和长期基金如今持有约20%大马外债。

大马岸内银行对外索款额去年增加12%至1千296亿令吉,相等于总资产的6.8%,索款额增加主要因国内银行扩展区域业务。

出口欧盟目前占大马总出口约8.8%,本地银行体系曝光于当地的贷款和私人债券(PDS)只占总额的0.7%,在欧猪5国的曝光率也偏低,即使所有涉及款项违约,也不会对本地银行体系和金融机构造成显著影响,最严重结果也仅会影响单一银行总资本的0.4%。

此外,欧洲金融机构减债活动对大马金融体系影响甚微,本地银行继续拥有足够的能力支持本地商业贸易融资需求。

本地银行跨境运作风险保持低企,主要因各银行海外拓展计划事先经过国行评估和批准,确保银行有能力管理相关风险,进行中监管条例检讨也进一步保障本地金融机构应付外来冲击的能力。

截至去年第四季,本地银行在海外的总资产规模达3千530亿令吉,其中70%落在新加坡和印尼,涉及活动继续以放贷和债券投资为主,占79%,本地银行的海外资产比重则介于0.1%至18.6%之间。

●管理流动性风险

本地银行体系继续保持充裕流动性和稳定资金,有能力迎合提款和其他债务责任需求,银行业存于国行的总存款金额达1千140亿令吉,或占总存款的8.1%。

流动资产只占17%

流动资产比重保持稳定,占总资产的17.1%或短期债务的52.8%,虽然欧元区和特定亚洲资金市场出现流动性吃紧状况,大马银行业却未受实质影响。

随银行存款去年成长8.4%,贷款对存款比例企于82.1%,存款组合基本上保持不变,个人和本地企业存款分别占36.2%和32.3%,非公民存款只占3.2%。;若按存款种类计算,来往和储蓄户头占32.3%,定时存款则占37.9%。

本地金融机构表现保持稳健,营运和风险管理能力跟随财务表现持续走强,这点可从国行结构风险评级(CRR)改善至13%中得到应证。

至于保险和伊斯兰保险领域,在新业务扩张、投资回酬和索偿改善下赚幅明显上扬,降低领域风险,领域平均资本适足率去年保持在222.3%,内部保留盈利和红利进一步强化保险业架构。

压力测试强势过关

压力测试显示本地保险业承压能力良好,即使在大马政府债券回酬下滑50基点情况下,资本适足率也能保持在最低法定要求以上水平。

无论用资本水平或素质作评估,国内金融机构资本状况都显得强稳,加权资本风险比例及核心资本份别企于15.2%和13.4%,高达800亿令吉的缓冲资金能支持商业需要和承受潜在压力,整体而言,本地银行能轻易达成巴塞尔III条例需求。

根据国行进行的压力测试,即使全球主要经济风险同步发生,本地银行体系仍能保持高于11%的总资本率,第一级资本亦比巴塞尔III条例下规定的最低4.5%高出两倍。

●金融市场展望和监督焦点

大马金融机构应对海外经济和银行风险的能力良好,预见这情况在2013年持续,全球银行资产负债表和资本架构尚未完全复原,先进国银行仍在努力减债,导致巴塞尔III条约延迟落实。

不过,本地银行采取的健全信贷管理策略,料让体系信贷风险料保持在可接受水平,健康商业财务状况和就业市场趋稳将保障家庭收入,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业务扩张和放贷活动,以及低收入家庭的高负债水平将继续成为国行今年监督焦点,并会继续透过恰当策略来减低相关风险。

新金融服务法案将强化银行趁早和更全面应付金融稳定风险的能力,新法案赋予国行落实保障金融稳定性政策的权力,零售放贷市场料保持高度竞争,让监督焦点继续放在负责任贷款指南的落实,银行风险胃口、放贷标准和风险订价策略。

2013年国行优先监督项目:

●监督家庭债务、住宅产业价格和办公楼供应情况。

●监督承险活动变化,包括金融机构风险胃口,尤其注重放贷标准、风险订价、估值方式和负责任消费举动。

●继续评估非银行金融机构(NBFI)性质、规模和活动范围。

●继续与其他监管机构联系,评估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活动风险,改善场外交易架构的透明度,强化危机管理架构。

●加强对本地金融机构海外运作的监督和观察。

●进一步强化本地管制和监督架构,以落实2013年金融服务法案和伊斯兰服务法案。

●进一步强化金融市场基建,尤其是付费和结算系统,以支持跨境和多元货币交易。

●积极参与各国中行和监管局集会,促进区域金融管制合作及危机管理效率。

产业篇

供不应求
屋价续扬

●本地产业市场的发展

假如产业市场市况疲弱,违约的风险将升高,贷款分期拖欠的个例增加,包括以产业作为抵押资产的贷款,将影响金融体系的稳定。

《2012金融稳定与支付系统年报》指出,截至2012年杪,金融机构提供本地产业市场贷款大约4千800亿令吉,银行提供的贷款占4千589亿令吉,或银行体系的24%资产。

这些贷款中的66.2%,主要用来购买住宅产业,占银行体系最大比率(27.4%)的未偿付贷款,非住宅产业、营运资本及兴建产业的贷款,占银行提供产业市场贷款的32.8%。

次季屋价按年增11.2%

2012年房产价格继续走高,大马房屋价格指数显示,2012年第二季,屋价按年增长11.2%,比2011年的9.9%涨幅高,主要是独立式、半独立式及豪华高耸住宅单位的价格偏高。

报告书指出,宏观经济因素推动屋价上涨,住宅产业的供与求鸿沟扩大,特别是中低价房屋、靠近主要就业地点的产业供应不足,促使产业价格继续上扬。

另外,人口结构、城市化的步伐等中期因素的影响效应将日渐明显,在接下来的几年,新房屋的买家将继续增加,可能超越房屋供应的平均成长率。

报告补充,2007年至今,需求持续超越房屋的供应,一些新的房屋发展计划,集中在兴建高价、每单位售价超过百万令吉的单位;因此,大约80%的产业交易是在转手市场进行,以迎合广大人口对房产的需求,这也是吉隆坡、雪兰莪及槟城屋价处于较高水平的因素之一。

此外,建筑成本上升也造成2009年第三季至2011年第三季的屋价显著上扬,不过,在2012年建筑成本的上涨幅度减缓。

另一方面,借贷利率较低、产业作为对冲通膨的工具,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产业价格的走势。2009年至2012年第二季,住宅产业的投资回酬率平均约4.6%,这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产业市场,在土地日渐稀少的情况下,位于首要地点的产业,被视为安全的投资工具。

外国人在产业的投资,多数集中在高档产业领域,虽然推高特定地点的产业价格,不过,这些交易并不多,占产业市场交易的不到2%。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