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2012常年报告书·内需强稳·外围复苏·大马今年可成长5至6%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 · 日期:22-03-2013

受到强韧内需及私人投资活动激励,国家银行预测2013年国内经济将维持强稳成长,涨幅料介于5%至6%,并预见外围需求复苏将令大马从中受惠。

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今日公布《国行2012常年报告书》后指出,服务业及制造业更是主要的推动力,为国内经济作出更大贡献。

服务业制造业主要推动力

“目前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的55%,是经济持续稳步增长的重要推手,活络的贸易活动将支撑服务业走势,至于制造业及原产品业也料交出高成长。”

不过,她坦言,今年私人投资将无法重演去年的强劲成长,但料可维持双位数成长,写下15%至16%。

“这不会影响我们的经济成长目标,因为一般上矿业、制造业甚至是服务业工程的消耗时间较长,能持续为经济注入活水。”

国内消费可增长6至7%

洁蒂也预期国内消费稳定,可取得6%至7%开销增长,主要获健康的劳动市场及国人收入提升带动,而不是由过量的信贷推动。

尽管近期出口成长放缓导致经常账项盈余收窄,不过她认为情况不会令人感到担忧,因为目前仍占GDP的4%至5%,并排除陷入赤字困境的可能性。

“我们相信中期内经常账项盈余将持稳,而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洁蒂解释,尽管先进经济体未真正复苏,但大马与新兴市场的贸易往来仍相当强韧,加上获经济转型计划下的大型工程支撑,因而相信经常账项的正面走势不会逆转。

“除非短期投资组合大举流出而产生隐忧,否则若是由长期性的外来直接投资带动,在可预见的情况下,我们有信心经常账项将维持在正面水平。”

今年全球成长将能持稳

虽然欧债问题烧不尽,近期塞浦路斯陷入债务危机,不过她认为今年全球成长将能持稳,特别是亚洲新兴市场走势看俏,除非美国削减开销,可能有将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欧美两地仍是全球经济风险的源头,但新兴市场将能为全球成长作出贡献,并促使全球出口逐步复苏,惟原产品仅料持稳。

洁蒂提到,一旦面对外围市场的任何冲击,区域中行会在第一时间互相联系,以共同应对,且不定时分享最新的金融市场资讯。

“这种区域整合措施将建造更稳固的经济体,以联手对抗外围风险。”

不卷入货币战

马币升值循序渐进

虽然全球各国中行频频贬低货币拼出口竞争力,不过洁蒂认为这并不会点燃货币战,即使迫使马币升值,也料会循序渐进,而不会急升。

“其他国家靠货币贬值来增强竞争力不是实际之策,若没有真正改变整体结构,最终仍将失去竞争力。”

她补充,货币升跌应由基本面主导,否则仅能起暂时性效益,并容易受市场情绪影响。

她强调,只要大马具良好基本面,就不应畏惧,并相信马币仅会平稳挺升,而商家也应善用护盘便利,如开设外汇户头。

马币岸内订价

谈到最近有报导指新加坡银行可能会放弃提供马币汇率参考价,洁蒂认为这无疑是项“好消息”,因为马币并不是“国际化”货币,不应该存有岸外订价。

“我们一直都要求国内银行的海外合约根据国内汇率走势,以更能反映实际的供需,因此不应该以新加坡当地的马币汇率订价为准。”

她指出,在未真正被“国际化”之前,马币不应在岸外市场交易,而国行会在积极发展外汇市场以作出应对。

不受外围不稳定性影响

伊斯兰金融地位趋巩固

洁蒂指出,大马作为全球伊斯兰金融市场的地位不受外围的不稳定性影响,反而地位越见巩固。

“我们拥有东盟最大的债券市场,即使作为区域金融中心的新加坡也未能追赶上。”

她表示,目前伊斯兰金融市场占国内银行体系的23%,而大马伊斯兰债券市场更是全球之最,占50%。

她解释,大马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后,了解到不能过度依赖银行体系,否则在面对外围冲击时会显得束手无策。

“至今我们已积极发展债市基建,允许多元货币交易,并促使此次级资金市场显得更为活络。”

银行体系保持强韧

国行可应对资金流窜

尽管全球资金流动深具波动性,不过洁蒂说,国行仍以金融市场的稳定性为大前提,需要更多资金起缓冲作用,以防患未然,确保能照常操作,并重申国内银行体系的韧力已获得“印证”。

目前缓冲资金仅占总资产值的6%,国行期望在未来10年内,所占比重能增至11%,陆续将庞大资金转入外汇波动储备户头中。

“我们必须未雨绸缪,准备好采取各种防护措施,累积弹头及建立强稳基础,以应对未来具挑战的市场。”

她认为,国行有能力处理资金流向波动格局,而无须实施“针对性”措施,但强调国行的首要任务是确保金融中介如银行能持续营运,加上市场维持应有的秩序,货币及外汇获充裕游资支撑,并攫取公众的信心。

谈到近期国行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测试结果逊于其他新兴国家,洁蒂强调,这是因为其他同期参与测试的国家,并非首次接受测试。

“在某个程度上,我们认为大马不能与这些国家相提并论,毕竟这是国行首次参与测试,未来会有更大成长空间。”

无论如何,她补充,这次的测试结果显示,大马的金融体系趋向正面,并一再突显当中的韧力。”

银行可抵御外围风险

洁蒂欣慰国内银行业者已达到最低需求,可抵御外围风险,至于整合与否,则取决于银行业者本身的商业考量。

“我们比较重视的是银行业者必须累积一定的势力,避免轻易遭外围冲击淹没,银行数量反而是其次。”

不过,她期望保险业能获进一步增强,因为市场上仍有颇多小型保险业者,而保险业近几年的整合活动相当令人感到鼓舞。

金融新法令5或6月生效

4银行大亨不受影响

针对即将开跑的金融服务法令(FSA)会否对金融界的多位大亨造成影响,洁蒂指出,由于这些大亨在1989年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BAFIA)落实前已持有大批股东,因此当中的4位大亨将不受新法令的影响。

她说,国行成功于去年12月赶在国会结束前提呈金融服务法令并获通过,预定会在今年5月或6月间落实,以让银行业有更多时间准备。

她补充,国行一向以来都鼓励这些金融大亨将股权“机构化”,以降低个人持股权。

目前金融界有6位大亨的持股权超过法令规定的10%顶限,包括郑鸿标、郭令灿及阿兹曼哈欣各持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组)、丰隆金融(HLFG,1082,主板金融组)及大马银行(AMBANK,1015,主板金融组)的24%、79%及17%股权。

至于投资银行方面则有东姑诺查姬雅、拿督卡蒂嘉及黄立德分别持有肯纳格控股(KENANGA,6483,主板金融组)、KAF西金(KAF,5096,主板金融组)及黄氏发展证券(HDBS,6688,主板金融组)的14%、73%及31%股权。

新法令也规定,拥有金融机构逾50%的控股公司,须在12个月内注册为金融控股公司,这意味著国行将可对该控股公司规定最低资本要求和进行监管。

另外,洁蒂提到,国行在发放任何新执照时,都会维持透明度,确保申请者符合一定的条规,而不会随意发放执照。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