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国行年报 大马今年成长4.5至5.5%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财经 · 作者: · 日期:21-03-2014

2014-03-19 

2014展望

内需放缓‧下行风险增

大马今年成长4.5至5.5%

私人投资消费充当火车头

尽管内需有所放缓,但外围表现更好将支撑2014年大马经济稳定扩张4.5%至5.5%。虽然内需表现所有下滑,但在投资和私人消费支撑下,全年增速仍达6.9%,有望继续扮演经济火车头角色。

私人投资料增长12.6%,为连续5年录得增长,并高于2000至2012年平均增长8.8%,而银行向商业领域调查显示,在外围需求改善、内需持续扩张支撑,以及投资环境持续改善将吸引经济转型活动(ETP)等新投资下,整体投资活动将趋广和地缘各异。

私人消费料扩张6.9%,其中家庭开销受高物价和不明朗因素影响,增速放缓幅度将更明显,但良好的收入前景将为未来私人消费带来支撑;家庭信贷增长受国行系列措施影响,增速料有所发放缓。

配合政府财政改革措施,公共领域开销将持续下滑,全年增速将录得3%成绩,公共投资则因联邦政府发展开销和公共企业投资带动下,取得2.9%的更高增速。

随着外围需求改善,大马今年出口表现将有所改善,总出口料扩张5.8%,总进口则料强劲增长8.9%,其中仲介产品进口将持续增长,主要是制造商提高产能满足更高的出口需求。

整体来说,尽管出口缓步复苏、净产品与服务出口将对全年实际增长带来更低的负面冲击,但净进口持续强劲,相信国际收支平衡(BOP)的经常账盈余将收窄至308亿令吉,或占国民总收入(GNI)的3%。

基于津贴合理化带来的物价上涨,以及溢出效应至其他产品与服务,今年大马平均通膨率料为3%至4%。通膨潜在上行风险包括内需强于预期、全球原产品显著上升,以及薪酬大幅调整带来的次轮效应,但相关风险整体较低。
 
国际经济

先进国温和复苏

新兴国挑战重重

先进经济体经济广泛复苏,加上新兴市场持续增长,支撑2013年全球经济增长,全球经济逐步改善迹象料延续至2014年。

虽然先进经济体表现改善将带来正面溢出效应,但整体复苏步伐依然温和,全球经济活动扩大速度仍低于2000年至2007年平均增速,归咎于发达市场高结构性失业率和疲弱融资活动,而新兴市场也因解决国内强劲信贷增长和产业价格攀升等政策措施拖累,增速有所减弱。

同时,新兴市场也面对管理外围风险挑战,特别主要发达经济体利率合理化对国际金融市场的溢出效益,其中首要隐忧在于资金逆流的速度和力度、对小型开放经济的影响,以及相关发展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后续影响。

●美国经济料持续,主要是私人领域表现持续改善,以及低财政约束进一步支撑,而短期财政强化步伐将有所减缓,因近期美国财政预算已提高政府开销上限,并剔除政府未来2年关门的风险。

●欧元区经济活动将持续逐步改善,但区域间复苏脚步将受抑和不平均。区域内需韧性(特别是风暴影响国家)将持续受疲弱就业市场、财政脆弱和私人与公共领域资产负债表调整抑制。

●日本经济活动将由2013年振兴政策持续带动,因此经济情绪料持续正面。但强劲和可持续的复苏前景胥视结构改革、正面薪酬增长和资本开销提高等进程。

●在外围需求逐步改善支撑下,亚洲整体增长动能料延续,但区域出口增长力度将不一。部份发达亚洲经济体,出口表现将从消费电子产品和工业机械需求旺盛中趋强,但原产品出口国出口表现则相对减弱,主要是高出口量将遭低原产品价格稀释。

●内需将持续成为多数东盟国家经济增长领头羊,但特定经济活动韧性可能面对私人消费和私人投资增长受高成本和通膨冲击;中国重新调整经济结构将令经济增速趋向温和,金融开放、财政与社罢改革将是该国政府今年重点工作项目。

虽然全球经济前景改善,但仍面对与下行风险,其中包括发达经济体的产能过剩、通缩风险、财政不明朗,新兴市场的财政再平衡、双赤字、公共债务上升和结构性调整等。

2013回顾

外围疲弱

内需支撑

在2013年,全球经济在各国成长环境不平衡情况下取得适度成长。先进经济体成长持续逐渐改善。整体复苏步伐仅适度,因政策不明朗及架构限制持续影响整体需求。

市场在下半年对美国减缓货币政策引起新兴市场的庞大资金外流,惟全球通膨缓慢,显示许多经济体的需求情况放缓,以及非能源商品价格偏低。

大马去年成长4.7%

在外围环境疲弱下,大马经济在2013年仍取得成长,主要由强劲的国内需求推动,而全年取得4.7%成长。2013年私人消费成长保持强劲至7.6%,主要是良好就业情况及薪金成长所致。公共消费领域则取得6.3%成长,因在供应及服务开销有增无减。

2013年劳工市场保持良好,主要是经济活动持续全面取得成长支持劳力需求,使就业成长创4.8%纪录水平。全年失业率保持在3.1%低水平。

2013年通膨率为2.1%,后半年通膨较高,因国内成本及供应因素所致。至于核心通膨,即需求-推动压力指数则适度走高至1.8%。

大马外围领域保持稳健,整体国际收支保持强劲,经常账盈余足以抵销财务账的净外流。2013年首半年,经常账取得较少盈余至112亿令吉,而下半年盈余则取得261亿令吉,全年盈余为373亿令吉,特别是原棕油及液化天然气价格较高推动。

截至2013年杪的大马外债为3千181亿令吉(或958亿美元),等于国民总收入33.5%,主要是银行之间借贷的净提取,以管理外汇流动情况所致,而中长期的债务占总外债的59.7%水平。

截至2013年杪为止,国家银行的国际外汇储备增加146亿令吉至4千419亿令吉。截至2014年2月28日为止,跌至4千276亿令吉,足以融资9个月持续进口,或等于3.3倍的短期外债。

在2013年,国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将隔夜利息定在3.00%。而全年的马币兑美元汇率贬值6.8%至3.2815令吉水平。马股富时大马综指全年起10.5%至1867.0点。

谨慎应对后QE时代

2013国行年报指出,后亚洲金融危机(AFC)为亚洲金融提供的改革,让亚洲加强韧力面对美国逐步减债的冲击,各国间架起的政策工具有助管理外围负面冲击。

报告对减债冲击保持谨慎,报告指出,尽管所有已预备的工具和政策看来能够避开发达国经济与金融政策正常化的冲击,然而亚洲各国间的防范回应,却足以让亚洲缓和有关冲击和保持韧力。

亚洲经济危机期间,亚洲各国在国内与区域层面已采多项措施加强经济韧力,2008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亚洲各国更采取措施严防财政赤字和高公共债务,一旦资金自新兴经济体撤回发达国后,会导致偿贷成本提高,对家庭而言也导致资产跌价和对家庭平衡构成严重后果。

克服双赤字问题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与2009年之间,亚洲各经济体,特别是香港、新加坡与大马,就采取防范措施严打家债,同步措施还包括实施谨慎贷款以遏制房市过热。

“2013年,亚洲各国的政策重点扩大至克服“双赤字”问题,采取了一些包括放宽出口条例与改善外汇流动性管理,一些国家已升息;至于财政整合计划还包括税务改革、津贴合理化等措施,同时改善政府的盈亏表。”

报告指出,美国联储局实施量宽措施(QE)或印钞票后,从2006年至2013年8月市场资金总共增长4倍、英格兰银行(中央银行)平衡表资金扩大6倍,而欧中行与日本中行也倍增。

总体而言,全球资金由2008年第三季的7.3兆美元扩大至2013年第一季的10兆美元,庞大资金聚合促使资金流窜至高回酬的新兴经济体;由2009年至2013年,新兴亚洲资金流进5千977亿美元,或占亚洲国内生产总值的2.4%。(见图表1)“资金流进亚洲后,让亚洲汇、股与债市面临上扬压力,债市回酬走低促使融资成本低兼有低息环境,促成转向风险资产争取更高回酬,长久造成金融失衡,很多亚洲国家都面临高信贷成长与房价过高现象。”

当发达经济体经济复苏后,上述大举发债注资方式若一举减债,可能造成资金急速逃离亚洲新兴经济体,造成汇、股与债市冲击现象,这种现象去年5月至8月发生。

“所幸美国联储局采取循序渐进减债,对新兴国家的经济所构成冲击得以消减,从去年12月才开始减债,而升息时间表则挪后,视其失业率是否上升与经济复苏强度而定。”

报告说,迈入2014年初,一些新兴经济体受资金撤离所构成的波动冲击,骨牌效应的风险犹在,且在上升中。

马币兑美元去年贬6.8%

就货币而言,在2013年,马币兑美元走疲6.8%至年杪的3.2815,同期对欧元、英镑日圆走贬,兑日圆走挺;兑区域货币起落不一,衡量大马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名义有效汇率(NEER),走跌2.2%。

“马币兑印尼盾走扬17.8%、兑日圆走扬13.7%、兑澳元扬8.6%、兑菲律宾披索扬0.7%;兑欧元跌10.7%、兑人民币挫9.5%、兑英镑跌8.6%,兑韩元与美元各跌7.8%与6.8%、兑台币与新元各走疲4.3%与3.5%,兑泰铢跌0.2%。”

报告指出,近期内汇率波动将是国际金融市场特点,而人们情绪也在发达国利率正常化和新兴经济体韧力间拉扯;尽管如此,正如大马在一年之中展现的,大马经济与金融系统已改善,足以应对外围减债之震波。

鉴于汇市的波动环境,愈来愈多投资者、企业与国内公司积极通过衍生产品来管理其货币,马币换汇(SWAP)在去年5月至8月也较首4个月高,汇期交易增长11.3%,主要是国内公司因国际贸易间的外汇交易而进行护盘。

“这也增加护盘的需求,高市场波动与高护盘需求,导致美元马币掉汇市场的美元借贷成本提高,5年期马币美元掉汇率扩大,由5月的84基点,扩大至6月的145基点,并且在波动消退后又于年杪走低至70基点。”

为平衡国内经济成长与通膨率,国行议息委员会全年保持3%隔夜政策(OPR)不变,银行间平均隔夜拆息以接近OPR利率交易。
 
金融稳定年报

有效监管、潜在危机

随着国际金融市场持续动荡,大马作为开放经济体面临大规模的资金出入,但相对温和效应反映国内金融系统更为稳健。

国内金融市场的秩序受更有深度和更成熟的市场扶持,主要由多家强稳的国内金融机构所增强,且大马的金融机构也在去年续显示其高度稳健情况。

去年,国行致力强化金融体系的法令、结构和体制(包括即将在6月实施的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也使国行能力加强后,能够对潜在的金融不稳定性作出回应。

在资产价格不断上扬下,信贷旺盛扩张,特别是家庭信贷的扩张,而国行在这情况下扩大宏观审慎措施的使用程度至非银行领域以维持信贷和资产市场的稳定情况,同时也对银行机构的借贷和预算操作维持高度监管。

维持金融系统的信心工作的包括防止系统被滥用,因此国行持续进行针对金融犯罪的防范和执法行动,包括检讨和强化2001年反洗黑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法令,以及与外界合作增强执法效率,以捍卫金融系统的协调性。

审慎监管标准也持续提高,主要的措施为在去年1月起实施巴塞尔III改革计划;同时,金融领域成熟度增强促使国行更有能力推行重要改革以进一步减少价格扭曲。

东盟银行共同框架晋最终阶段

区域方面,亚洲整体逐渐变得更有凝聚力,东盟银行共同框架已来到最终阶段,促使区域金融协调获得进一步的进展。

区域监督和研究活动也持续进行以推动区域风险和脆弱度的评估工作,去年实施的区域危机管理和解决方案框架建立一致的协议与承诺,以加各国中央银行在强危机之间的合作,进一步为区域的稳定和成长建立强稳的基础。

大马金融机构具韧力

大马的金融机构已具备妥善管理对外风险的条件,先进国经济展望改善,投资者对美国货币政策、欧元区及中国发展的期许做出调整之际,预料本地金融市场仍将出现波动情况。

2013国行金融稳定及支付系统年报指出,过去这段时间,大马的金融机构已展现其弹性,持续加强实力,包括强化金融储备,确保外币融资的不协调保持在偏低水平,同时,谨慎看待风险,本地金融市场效率改善继续提供一定的扶持力度。

尽管大马金融机构面对家庭与企业信贷风险,本地与区域经济继续提供有效的管理信贷风险条件,例如监管金融机构的游资、信贷与市场风险管理,包括海外的业务,整体的偿债水平明显改善,金融稳定性的风险也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

报告补充,监管对外贷款的水平、商业领域的负债情况,同时,确保银行体系储备保持强稳,避免企业面临潜在亏损,对金融业造成财务压力。

资本适足率稳定

年报指出,银行的资本适足率保持稳定,这使到在2013年1月份阶段推出的巴赛尔lll资本适足架构可以顺利推行。

银行的资本实力获得累积储备进一步增加21%、发行新证券增加9.1%的巩固,银行的保留盈利总共超过560亿令吉,保留盈利占资本适足率的超过30%,2013年本地三大银行集团成功推行股息再投资计划,以加强资本实力。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