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2197亿 开销:2608亿 明年财赤降至3%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 · 日期:31-10-2016

2016-10-21

公共领域财政

《2016/17年经济报告书》显示,大马2016年财政赤字共387亿2700万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1%,而2017年财赤将增至403亿4400万令吉,但占GDP的比重进一步降低至3.0%。

政府在2017年将继续巩固财政状况,并促进经济成长和落实以人民为本的计划和项目。公共领域重组将加速,以进一步增强财政管理和改善公共服务传递。
 
税收增3.4%

消费税可达400亿

在推行有关措施之下,2017年财政赤字预计为403亿令吉,或相等于GDP的3%(2016年为387亿令吉,占GDP的3.1%)。

2017年联邦政府收入预料增加3.4%至2197亿令吉,因税收增加。非石油相关收入继续为主要贡献来源,占86.2%,主要是共收到400亿令吉消费税。
 
联邦政府开销预料同样增加3.4%至2608亿令吉(2016年跌2.2%至2521亿令吉),其中82.4%拨款至营运开销,其余供发展开销。

占营运开销最大比重的公务员薪资,将达774亿令吉(2016年739亿令吉)。津贴和社会援助将减至224亿令吉(2016年250亿令吉)。

2017年发展开销共460亿令吉,其中经济领域占56.2%,社会领域占26.5%、保安共11.5%和一般行政共5.8%。

经济领域的拨款将主要用于升级基建如改善道路和公共交通系统,再者,资金也将用于增强电讯和能源基建,尤其是在乡村地区。

总共122亿令吉款项将拨给社会领域以改善人民生活,其中59亿令吉供教育和训练,15亿令吉分配给改善健康设施以及9亿令吉供房屋次领域。

国防部门获得53亿令吉拨款,以及27亿令吉用作升级政府设施和全国资讯系统。

2016公共财政
 
收入料跌3%至2126亿

联邦政府2016年的收入预料下跌3%至2126亿令吉(2015年跌0.7%),主要由于油价走低,令石油相关收入减少34.4%。但是,消费税和附加预算案新增措施带来的更多收入,将可缓和石油相关收入减少的冲击。总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估计为17.2%(2015:18.9%)。

消费税缓石油收入减

税务收入保持为政府主要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78.6%。2016年税收料增加1%至1671亿令吉(2015年增0.8%至1654亿令吉),相等于GDP的13.6%。

直接税贡献总收入的52%,今年料减少1.1%至1105亿令吉(去年下跌11.8%至1118亿吉)。

公司税占税收的37.8%,估计下跌0.8%至632亿令吉(2015年跌2.4%至637亿令吉),部份由于公司税从25%降至24%,中小企业税在2016评估年从20%降至19%,至于个人所得税料增加7%至282亿令吉,因就业和收入增长。占总税收的5.1%的石油税(PITA)估计减少26.3%至85亿令吉(2015年减57.1%至115亿令吉),因今年油价假设从去年的52美元降至40美元。

间接税预料增加5.5%至566亿令吉,主要来自消费税收入。自落实消费税以来,截至9月杪登记消费税的商家增加至42万3920家,2016年征收的GST扬升42.5%至385亿令吉,相比2015年为270亿令吉,反映了落实全年的效应。

由于汽车销量料减至58万辆(2015年为66万6674辆),国内税料下跌0.7%至118亿令吉。商品价格下跌和出口量减少,出口税收预计下跌21.7%至8亿令吉(2015年跌45.1%至10亿令吉)。

非税务收入预计跌15.2%至455亿令吉(去年跌4.9%至536亿令吉),主要因来自国油股息的投资收入减少至160亿令吉(2015年为260亿令吉)。

开销减2.2%至2521亿

联邦政府2016年总开销估计减少2.2%至2521亿令吉,占GDP的20.5%(2015年下跌0.5%至2578亿令吉,占GDP的22.3%)。总共2071亿令吉(82.2%)为营运开销,以及450亿令吉(17.8%)为发展开销。

政府的开销继续专注于对经济带来高倍数效应的项目和计划,同时确保人民福祉。

营运开销(OE)预计下跌4.5%至2071亿令吉,占GDP的16.8%。其中公务员薪资占35.7%(相等于GDP的6%),预测成长5.4%至739亿令吉(2015年增4.6%至700亿令吉)。

发展开销增加10.4%至450亿令吉(2015年增3.2%至408亿令吉),其中经济领域获拨款共276亿令吉,社会领域拨款108亿令吉。

●国内债务6288亿

截至2016年6月杪,联邦政府国内债务共6288亿令吉,主要为大马政府债券,占3659亿令吉或总债务的55.8%。

联邦政府债务的届满期分散,平均为9.7年,低于5年期的占51%,6至10年届满期的占33.6%和逾10年届满的占15.4%。

岸外借贷共2690亿令吉,其中市场贷款占75.3%,其余为项目贷款,有关项目贷款为双边和多边安排以融资特定计划和基建项目如房屋、排污及水库。

●外债8482亿占GDP 68.8%

外债方面,截至2016年6月杪,大马外债共8482亿令吉(占GDP的68.8%),2015年杪为8337亿令吉,占GDP的72.1%。

主要的外债为非居民持有的存款和令吉债券,共3096亿令吉,占GDP的25.1%。接下来为私人领域负债共1667亿令吉,占GDP的13.5%。同时,公共领域岸外借贷占GDP的9.9%,而联邦政府债务占其中仅2%。

岸外借贷增加0.7%至4667亿令吉,主要为发售外币债券,包括在4月发售15亿美元的代理安排(Wakalah)全球伊债。

截至6月杪,非居民持有的马币债券增加至2322亿令吉,这些债券主要为中长期性质,主要投资者为基金经理、中央银行和退休基金。这反映了投资者对大马经济基本面的信心改善,以及对具较高回酬的高素质债券的胃纳量增加。外国投资者共持有34%的大马政府债券(2015年杪为31.2%)。

全球经济
 

明年全球成长可加速至3.4%

全球经济展望保持强稳,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成长可达3.4%,比2016年的3.1%较佳,主要是美国、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表现改善,美国经济成长料介于2.2%,比2016年的1.6%理想,强大的商业投资,以及房产市场表现稳健是主要扶持力。

欧元区英日成长料放缓

2016/17经济报告书指出,欧元区经济成长预测在1.5%之间,比2016年的1.7%稍弱,脱欧公投造成市场走势不稳定,进而影响商业与消费者信心。

另外,预测英国和日本经济成长同样放缓,分别为1.1%和0.6%,2016年则为1.8%和0.5%,这两国预定在2017年提高消费税率,不过,已延迟至2019年10月,配合其他财政与货币措施的推行。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成长料增长至4.6%,比2016年的4.2%较佳,中国、印度和东盟经济体表现强劲为扶持力,预测中国经济成长为6.2%,比2016年的6.6%稍退,推动力来自内需持稳、服务领域持续成长。

中或放缓脱欧后续效应严峻

此外,印度成长在7.6%之间,与2016年的7.6%持平,私人消费以及服务领域强劲,至于东盟的经济成长则保持在4.8%的水平,比2016年的4.5%进一步上扬,消费与基本设施投资是主要推动力。

东盟经济成长料维持4.8%

虽然全球经济成长较有改善,可是,下跌风险依然存在,中国经济成长可能放缓,料影响与该国建立金融、贸易与投资联系的国家。

报告书继称,脱欧的后续效应可能比预期严峻,特别是在欧元区和英国,并且曼延至全球经济,其他下跌风险包括:全球金融市场和资金流量波动,商品价格下跌、全球贸易呆滞、通膨率持续偏低,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

另外,先进经济体通膨率料上升至1.7%,比2016年的0.8%改善,私人消费水平较高。不过,商品价格偏低,拉促使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的通膨率降至4.4%,2016年则为4.5%。

配合世界需求增加,特别是美国、中国、印度和东盟市场的改善,世界贸易料成长3.8%,比2016年的2.3%理想。

先进经济体成长偏低

新兴市场改善

2016/17经济报告书指出,预测全球经济成长在2016年的3.1%水平,与2015年的3.2%不相上下,先进经济体成长偏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则有所改善,先进经济体成长料介于1.6%,比2015年的2.1%较逊,至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料改善至4.2%(2015年:4.0%)。

其中美国、英国、欧元区、德国、法国、日本和澳洲,2016首半年的经济成长分别是:1.5%、2.1%、1.7%、1.8%、1.4%、0.5%和3.2%,至于韩国、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成长则是:3%、6.7%和7.5%,以中国和印度的成长最为强劲。

在东盟市场,印尼、泰国、菲律宾、新加坡、越南、缅甸、柬埔寨、寮国和汶莱,2016经济成长分别为:5%、3.4%、6.9%、2.2%、5.5%、8.1%、7%、7.5%和0.4%,强劲的消费、投资与出口、水力发电计划与矿产量增加,是推动缅甸、柬埔寨、寮国经济成长的要素。

报告书补充,大马持续努力展开结构性改革,为经济持续成长做出努力,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于2016年展开首个经济评估,报告将于11月公布,概括整体宏观经济评估,做为大马制定经济政策的参考。

货币金融发展
 

专注创新产品

金融领域进一步开放

鉴于全球经济风险犹存,大马的货币政策将继续专注于价格稳定,以及扶持国内经济持续增长。

2016/17年经济报告书指出,2017年全球经济料持续增长,惟国际金融市场不确定,料为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带来下行风险。

尽管如此,大马将继续加强主要金融基本面,推动国内金融领域的发展及引导国家经济成长。

报告书说,大马金融领域将进一步开放,正如在2011年至2020年的金融领域大蓝图的规划,为银行体系及资金市场提供更大的伸缩性,以促进私人领域的融资。

“金融领域的进一步提升,专注于更多的创新产品,包括传统及伊斯兰金融,以为国内外投资者提供更便捷的经商环境。”

货币政策持续宽松

回顾2016局势报告书指出,虽然外围不确定因素加剧,惟大马货币情况持续宽松、金融体系稳健,拥有足够游资支持经济活动。

预期美国联邦储备局调高利率,以及中国经济成长放缓,使投资者加强关注国内金融系统的稳定。

截至2016年6月杪为止,大马为全球伊斯兰债券市场领导者,占全球市场份额的53.4%或是1800亿美元。大马政府在2016年4月,成功发行第五项美元单位全球伊斯兰债券,显示投资者继续对大马经济稳定具有信心。

经济报告书指出,大马金融机构在足够游资情况下营运,以确保国内金融市场能够在有序情况下操作。当局也努力进一步借助科技,通过使用网络程序或智慧型器材,促进商业交易迅速及轻易地加以处理。

随着上述发展,本地良好资本化的银行系统及深化的资金市场,将继续与区域及国际金融市场综合。这将提供充裕游资及足够金融中介,以达到经济的需要。

家债续放缓

生活成本沉重导致家庭谨慎举债,2016年首7个月,家债持续放缓,贷款申请下跌2.4%至2421亿令吉(2015年:下跌1.3%至4304亿令吉),贷款批准及发放更是剧跌20.9%及8%(2015年:-11.6%及-1%)。

贷款批准发放剧跌20.9%及8%

家庭贷款主要使用在消费信贷,达766亿令吉(2015年:1321亿令吉),接着为购买住宅产业则达447亿令吉(2015年:847亿令吉)。

家庭债总额持续适度增长,截至2016年7月杪为止,家庭债增至1.0592兆令吉,增长5.9%(2015年7月杪为9998亿令吉及增长8.1%),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9.1%(2015年7月杪为止为88.1%)。

不过,总的来说,家庭财务状况保持健全。

大部份家庭债为资产抵押贷款。至7月杪,家庭持续累积更多金融资产,反观负债较少。家庭金融资产增453亿令吉,家庭债则增加286亿令吉。

总贷款申请微扬

今年首7个月,银行总贷款申请略为扬升至4615亿令吉(2015年同期为4614亿令吉),惟总贷款批准及贷款发放,分别下跌16%至1926亿令吉及3.1%至5985亿令吉。

贷款发放给商业领域下跌1.2%至4360亿令吉,商业领域占总贷款发放的72.8%,主要注入至制造业(19.1%)、批发及零售贸易,餐馆及酒店(18.7%)、及金融,保险及商业活动领域(10.1%)。

今年7月杪为止,商业领域总贷款增加3.7%至5326亿令吉(2015年杪为8%至5330亿令吉)。

银行资本强劲

经济报告书指出,大马银行系统保持稳健,因获得强劲资本情况支撑。截至2016年7月杪,第一级股本资本比(CET1)、第一级资本比及总资本比例分别达13.3%、14.3%及16.9%。

约80%的银行总资本包括高素质资本,包括保留盈利、缴足资本、及储备金等。总资本缓冲超越最低管制要求则维持在逾1280亿令吉水平(2015年7月杪则为1060亿令吉)。

2016-2017经济报告书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