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 债多官不愁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温华全 · 日期:24-02-2017

2016-11-08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国债总额为6557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3.2%,其中97%为国内债务,其余为外债。

首相纳吉上周率团访华签署了总值1440亿令吉的马中商业谅解备忘录和协议;而国内却是恰逢燃油与食油双涨,民间骂声四起,千亿投资额所带来的喜悦感瞬间给浇了盆冷水。

纳吉口中的大马快乐团队到处高唱访华千亿丰收成果,忧愁的老百姓则是陷入几十仙几块钱的生活算计窘境中。

这种以召商引资成功所画出的经济荣景大饼,与眼下民间收入追不上物价高涨的现实反差基本上反映了某种国家财经体系的管控失衡。尽管政府勾勒出一个雄厚中国资金带来的伟大大马梦,却教人不禁想起那个“卖牛奶的女孩”的故事――只顾编织着未来美梦最后连仅有的牛奶都被打翻。

此次访华其中一项重头戏是政府敲定了向中国融资550亿令吉,与本地财团合作以承建及发展全长600公里东海岸衔接铁道计划。

在野党当然不忘趁机抨击500亿令吉的巨额贷款。敦马哈迪更是炮火隆隆,以借大耳窿的譬喻直指政府过度借贷,对债主低声下气,最终大马将被殖民。对此纳吉即第一时间跳出来澄清绝不是卖国,并表示所有工程都会有本地公司联营参与,受益的仍是人民。

民间忧虑500亿令吉的贷款将让我们的国债数额又再度攀升。不过严格来说,500亿的贷款其实是由政府担保,其有如1MDB的借贷般,属于政府的潜在债务。而政府潜在债务目前已超过2000亿令吉。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国债总额为6557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3.2%,其中97%为国内债务,其余为外债。

有人喜欢简单地用国债总额除于3170万人口,得出平均每人肩负2万686令吉的债务,这种算法最容易让人民有切身感受。前阵子国家因国债飙升即将破产的谣言甚嚣尘上。纳吉之后驳斥这种说法,坚称我国财务获得妥善管理,属于中等债务国家。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疑问,政府到底该不该举债?底线在哪?举债究竟是兴邦还是亡国?这些问题一向都有其正反两面的争议性看法。

现代总体经济学的开创者凯因斯认为,在经济不景气时,政府透过举债可以推动“功能性”赤字财政政策,增加市场有效需求,再经乘数效果刺激经济的复苏。

然而,经济学之父亚当史密斯则把消费导向的政府视为“必要之恶”,他主张政府应管得越少越好;举债明显不具生产性,会间接排挤民间的生产性投资;他认为若政府不知节俭用钱,又大量举债将使国家财政恶化。

对于国债疑虑,财政部的解释是说政府已致力于把国债占GDP比重控制在55%以下。不过记录显示,大马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从2008年的40%上升至2015年的54.5%,已接近55%的顶限,达到1992年以来的最高占比,而反观印尼和泰国的国债却只占GDP的29%和31%。

当然,若与日本(230%)、希腊(177%)、意大利(137%)的高负债比率相比,我国的53.2%实在算不了什么。再看一个极端的例子:美国总债务为78兆美元,无限循环的债务经济让美国资不抵债,可是却是债大到不能倒。这就有如企业界里流传的一种说法:欠小钱你怕银行,欠大钱银行怕你。像欧盟不敢让债台高筑的希腊破产的情况或许正是许多国家对债权危机警告仍老神在在的原因。

事实上,除了一些资源丰饶的富裕国家外,很多国家无可避免都得举债。适度举债以发展国家其实无可厚非,可是如果举债变成毫无节制,或像1MDB般另辟蹊径让肥水外流,再加上监管不严、滥权贪污,借再多的债也是流入贪官口袋,最终买单的仍是人民。

以目前政府债务增长的速度,到了2050年不管转型是否成功,国债将不知又翻了几倍。快乐的公仆自然没什么好愁的;而剩下忧柴愁米的人民,也不必担心国库空虚债留子孙,反正长借长有,政府总会设法举债增派援金,草民们到时只要记得感恩戴德就是了。
 
 

温华全•自由撰稿人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