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市场两极化隐忧
信息来自:南洋商报 · 作者:杨名万 · 日期:29-08-2016

2016-03-05

近期政局变色,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闹得很不愉快,搞到这位政坛元老再次退出巫统。


其实,纳吉当初开始任职首相时,就已经很配合敦马,他一开始就提出延续敦马哈迪的2020年宏愿,同时还以经济转型大计为号召,以在约10年内达到高收入国目标。

目前,这10年已经剩下5年,就好像政局变化一样,在这剩下的5年里,我国经济过去一向遭忽略的问题开始浮上台面。

先是政府一直不断朝令夕改的外劳政策问题,接着就是多年来一直扫在地毯下的大学生失业问题。

我们一面头痛国内人力不足,对于外劳又患得患失,一边担心经济过度依赖外劳会造成许多社会经济弊端,另一边又怕没有了外劳,我国经济会受到严重打击。

我国人力市场正面对两极化隐忧,那已是不容我们否认的事实。

这人力市场两极化问题如果没有妥善处理,即使我们很幸运的于2020年在财经数字上达到所谓高收入国,社会经济的不平衡,也会令我国的实际经济情况,比中低收入国还要糟,届时,在名堂上达到高收入国,对于民生问题还没解决的人民来说,情况会更糟。

数据未反映民生

高收入国不能以财经数据来决定,这是政府高官必须先省察的偏差。政府高官一直不断根据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平均增长5%,财政赤字从2009年的6.7%,减低至目前的约3至4%,还有就是在经济转型计划中制造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等等成就,来证明大马正稳健的循着正确轨道,朝高收入国目标迈进。

美丽的财经数据不一定和民生经济划上同一个等号,就好比政府过去一直强调我国全民就业,失业率低落至“可忽略”的3%左右,这可说令许多国家称羡。

根据统计局的数字,截至去年12月杪,我国失业人口仅47万8100人。这数字,和我国劳力人口总数1437万人来说,看起来的确是微不足道。或许是因为这“微不足道”的感觉,没有人去认真注意,在我国不断需要聘请数以百万计的外劳填补劳力不足的问题时,为什么还有这几十万人没有工作做。这不合情理,需要予以关注,同时在必要时,采取适当措施处理。

没有正视问题

但是,这由来已久的问题却一直没有正视。财政部副部长拿督佐哈里阿都上周末前夕终于忍不住引述大马雇主联合会日前公布的一份报告透露,我国经济虽然稳健增长,却有超过20万名大学生失业,因此他呼吁雇主致力培育人才,不要挖角,更不要聘请外劳。

经济未转 财先变身

这20万大学生失业人口,其实已经等于截至去年杪我国失业人口总数的42%,如果当中还包括一些转换工作而致失业的待职大学生,这意味我国半数失业人口其实是大学毕业生。

我国各行各业常哀叹请不到工人,必须请外劳,而政府外劳政策又整天变动,在另一边厢,大学生又面对失业问题,这人力两极化突显了国家经济转型失败,所制造的数以百万计就业机会不适合大学生,而是往劳力密集领域走。

我国人口不多,国内劳力已经不足,再引进更多必须依赖外劳的劳力密集工业,那是短视经济策略,也反映经济只是在“转”但“型”不变,最近在油气市场低迷之际,政府的重点其实是在联邦政府“财政转型”,政府最近刚宣布撤消面粉补贴,再从补贴中省下一笔钱。在国际油价大跌声中,政府在更早前已撤消了汽油补贴。

结果,人民只看到政府在削补贴,没看到经济转型,看到本身的钱财已在缩减,没看到外劳数目减低。人力两极化,经济挑战又带来裁员风,国家社会经济会面对更大伤害,政府不能不防啊!

 
 
杨名万 著名时事及财经评论员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