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而为的核电事业
信息来自:南洋商报 · 作者:章景皓 · 日期:20-02-2013

马来西亚是否应兴建核电站,一直都是国民关注的课题。

我们一直以为,能够通过手中神圣的一票来否决执政党的这一项政策,是因为我们坚信在野党一旦执政中央后将严格执行“无核政策”。然而,事实是否真的是如此呢?这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在野党派至今还没有宣布执政中央后实现无核区域。

在法国总统选举中,法国前任总统萨尔科齐与现任总统奥朗德在竞选期间最引人关注的竞选议题是“会否继续发展核电”。

萨尔科齐是典型的核电发展代表,奥朗德则宣布上台后将逐渐关闭法国境内的核电厂。然而,法国总统选举已经结束多时,法国所有的核电站依然正常运作,没有一座核电厂的运行因为政府禁令而关闭,更没有发现奥朗德在上台之后即刻下令能源部门关闭核电站。由此可见,奥朗德有他一定的难处。

必须能源供应稳定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搞不搞核电设施,绝对不是国家领导人说了算,更不是能源部部长的一厢情愿。法国核电占了全国电力生产的75%,这是谁规划出来的呢?中国在2030年的时候,核电将占全国电力生产的30%,这又是谁的主意?显然,这是由各个国家相关的科研部门经过严谨的分析并经过论证制定的方针。方针摆出来,作为国家领导人批准还是不批准,这就是领导人的事情了。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国家领导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相关机构只提供了一个选项,又或者是其他选项的机会成本高得离谱,而被迫割弃。

笔者提出最简单的问题,即便是换了政府,又能够怎样?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为了保证马来西亚稳定的能源供应,修建还是不修建核电站?我们当然可以选择更加“干净”的资源作为替代能源,比如说水电、和太阳能。

不过,马来西亚即便是将砂拉越州的全部水电资源开发完毕,也只能供应国家的50%电力,那剩下的50%,用什么来供应?太阳能?那面对太阳能发电站高昂的发电费用及维护费用,又由谁来承担呢?另外,根据统计,马来西亚即便实现了百分之百的太阳能利用效率,也只能提供6500兆瓦的不稳定电力。

政治愿景绝非承诺

当然,可能大家还有更多的建议,比如说石油、天然气及煤炭。其实,对于这些石化能源来说,稀缺性与温室气体的排放是最大的问题。石化燃料会越来越少,自然价格也会越来越高,直到一个国家的经济都无法承受。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再三强调,煤炭是最肮脏的能源,不过,对于中国在未来50年内,煤炭再怎么的不干净,也是中国最主要的能源供应形势。在中国没有人会喜欢煤炭所带来的乌烟瘴气及空气污染,即便是国家领导人也是如此。凡事都有一个过渡阶段,不是我们想或者不想,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我们愿意放缓经济发展,愿意放弃空调所带来的一切便利,再来便是根本上地停止使用电力,不过,我们做不到,如果说我们想要一切都使用最好的、最干净的,我们也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保证所规划的落实。

奥朗德曾经许诺的关闭核电站,兴许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愿景,不过,绝对不是政治承诺。核电站迟早是要关闭的,但是不是现在。在现在这个阶段,奥朗德虽然迫切地想要实现竞选承诺,但是他做不到,不是他不愿意兑现承诺,而是他在许诺时没有说明好关闭时间。

关于马来西亚的核电事业,兴许政治家们能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加以辩论,而非只是单纯地从需要与不需要的角度来一味地捞选票。再说,如果马来西亚大选的辩论质量可以从水沟阻塞及垃圾没清理提升到这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宏观战略上,我相信这也不枉费选民们出门投票!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