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油业 长痛不如短痛
信息来自:南洋商报 · 作者:谢静雯 · 日期:17-11-2012

2012-10-22

原棕油,一直是我国的重要经济来源。随着经济的发达、需求越来越广泛,原棕油价格近年来逐渐攀升,油棕种植业俨然成为许多人眼中的“金母鸡”,人人称羡。

不过,这只金母鸡最近却陷困,需求萎缩、库存高涨等因素,导致原棕油价格节节败退。

政府开始出手扶持,降低出口税、冻结固打制……但对整个棕油业来说,这些举措是否能有效推动整个行业再创巅峰?

人人称羡的金母鸡,能否再下“金蛋”,值得考究。

政府扶持棕油业 上游叫苦下游乐

原棕油价格自今年8月来逐步下滑,10月初更因大马和印尼出口放缓,而创下两年新低点。

在市场对原棕油市场未来甚感担忧之际,种植与原产业部宣布降低出口税,同时冻结原棕油免出口税固打制。

这项举措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本地棕油提炼厂商成为最大受惠者,因为能够以较低价格取得原棕油,借此提高获利能力并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

与提炼厂商相比之下,向来享受免税固打制的大企业和上游业者则没那么幸运,在此政策下首当其冲,成了政府为了推动市况下的短暂牺牲者。

10月12日,大马衍生产品交易所12月棕油期货合约大挫,以2255令吉挂收,单日跌幅就已高达8.5%,不仅如此,这个价位水平也是自2010年7月以来最低点,更是较今年4月的13个月高点大跌34%。

摔到谷底后,原棕油期货虽显现回温现象,但无奈市场仍看淡出口和需求,回弹程度并不大,游走在2300至2400的水平,近期曾走到超过2500令吉的较高水平,还是由政府的降低出口税的消息推动。

为了加强国内油棕业的竞争力,政府宣布从明年1月1日起,调整原棕油出口税架构。

在这当中,出口税率将根据原棕油市场价格而分成9种,每公吨介于2250至2400令吉的组别,将征收最低4.5%;每公吨介于3350至3600令吉,则征收最高的8.5%出口。

目前,我国原油棕出口税为23%,以及每年享有500万公吨原棕油免出口税的固打制。

种植与原产业部长柏纳东博指出,棕油提炼业者此后也能在全球市场,以具备竞争力的价格来销售产品。

市场看法不一

到底原棕油价格接下来的走势会是如何,市场则是各有看法。

国际学者
棕油界著名分析员米斯里(Dorab Mistry)
预期:4至6周内,将跌至2200令吉。

米斯里认为,中国进口下滑、欧盟库存创新高,将重击原棕油价格的短期走势。

他强调,尽管大马宣布改革税务架构,也无法清除库存高企的隐忧。

若原棕油期货真的跌至2200令吉,将会创下3年来的最低水平。

技术分析
侨丰投资银行抽佣经纪洪正聪
预期:一个月内或跌破2000令吉;6至12个月在1800至2000令吉范围。

洪正聪指出,因干旱和供需问题,原棕油价格已从历史新高逐渐下滑,目前处在长期向下格局。

他也认为,大豆油亦显现长期下滑的趋势,相信明年全球菜油市场将异常波动。

领域分析
英达太平洋证券研究主管冯廷秀
预期:本月在2400至2500令吉水平;6个月内将企稳在2700令吉。

冯廷秀称米斯里的预测过于悲观,他认为原棕油价格已经触底,正力挽狂澜回升中。

无论如何,相较于去年,原棕油价格还是处于疲弱之势,并强调美元兑令吉的走势,将是左右价格的因素之一。

联昌国际投资研究预期:2012年目标为3130令吉;2013年为3160令吉。

分析员表示,在新税务架构实施前的这3个月内,棕油出口将会大大提升,进而推高短期原棕油价格,直至12月至2月的低产季节为止。

在最坏的情况下,新出口税有可能拉低2013年大马种植业者的原棕油价格至2923令吉的水平,下滑的幅度将视生产商和提炼厂如何在新税务制度分享利益。

MIDF投资研究主管赛莫哈末科夫尼
预期:2013年目标为3050令吉。

赛莫哈末科夫尼相信,新税务架构拥有稳定原棕油价格走势的作用,惟这项消息也不会掀起巨大涨幅。

“我们认为价格将逐步回弹,至2013年3050令吉的价位。”

大‧赢‧家

提炼厂更具竞争优势

随着原棕油出口免税固打制的冻结,意味着我国原棕油价格趋低,提炼厂可因此享有较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提炼赚幅。

目前,一些种植业者享有500万吨的免税出口固打,出口税对他们并无意义。而在改制后,这些业者被迫以更高价格出口原棕油。

联昌国际投资研究在一份种植领域分析报告中支出,废除固打制将进一步改善大马提炼厂的竞争力,并提高产能使用率。

今年使用率料76%

分析员指出,预计2012年大马生产的1834万公吨原棕油在本地提炼,本地提炼厂的使用率将达76%。

相较之下,若500万吨的原棕油以免税之势出口至国外,意味着只剩下1334万吨原棕油交付予本地提炼厂,利用率仅有55%。

“由于提炼成本中,有35%是固定费用,利用率的提高对降低单位成本来说是必然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大马实际上出口提炼棕油,多于原棕油。

平均来说,有75%的棕油出口包含加工棕油(PPO),另外25%则是原棕油。

MIDF投资研究分析员称,这代表大马更应加强提炼产品价格的竞争力,以在国际菜油市场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

与印尼相互抗衡

洪正聪指出,从长远角度来看,出口税调降绝对是利好消息,这会吸引更多买家,在实施后料可即刻激励原棕油出口,进而减少存货。

“这也是争赢印尼的快速方法,印尼生产量高、价钱肯定更为便宜,因此大马也要采取行动。”

一直以来,印尼都是我国在国际原棕油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

该国在2011年将24度提炼棕油的最高出口税下调至10%,原棕油的最高出口税则从25%调降至22.5%,免征税门槛也从原本的每吨700美元,提高至750美元。

MIDF投资研究主管赛莫哈末科夫尼亦抱持相同观点,在新税务架构下,棕油提炼业者的加工产品价格虽仍不比印尼便宜,但已拉近两者间的距离。

他解释,我国在提炼棕油等加工成品拥有零关税的优势,印尼的加工成本则需征税7%。

“当然,印尼的加工成本价格还是较我国便宜,他们在购入原棕油原料时更具有议价能力,进而取得价格优势。”

大马具物流优势

无论如何,随着我国下调出口税和冻结固打制的政策出台后,将进一步侵蚀印尼提炼厂的竞争力,限制他们扩大新市场的空间。

对于本地提炼厂来说,他们仍较印尼具有三大优势,分别是低营运成本、较好的物流和基建,以及更久远的海外交易经验与记录。

穆迪表示,虽印尼价格更具吸引力,但一些买家更愿意与我国的大企业交易,因后者可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减少船运的距离和时间。

印尼料不削价报复

不管是本地证券行还是国际学者,均认为印尼提炼厂商不会借由压低价格,与本地提炼厂展开削价大战。

米斯里表示:“他们(指印尼)觉得政策可行……他们的棕油业健康,因此不会报复(大马)。”

联昌国际投资研究也强调,一旦削价战火点燃,双方都需牺牲赚幅以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并为原棕油生产商提供更好的价格,以买入更多原料。

大‧输‧家

折售出售冲击盈利

在新税务架构下,本地原棕油价格料将受挫,纯种植业者首当其冲成为最大受害者。

这是因为政府冻结原棕油免税出口固打制后,我国原棕油生产商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以折价出口原棕油予提炼厂,出口时更需交付4.5%至8.5%的税务。

根据达证券所追踪的纯上游种植业者中,包括莫实得(BSTEAD,2771,主板种植股)、联合马六甲(UMcca,2593,主板种植股)和关氏(Kwantas,6572,主板种植股),估计盈利将有8%至12%的影响。

在联昌国际投资研究追踪的名单中,纯上游种植业者则包括云顶种植(GenP,2291,主板种植股)和合成种植(HSPlant,5138,主板种植股),2013财年料将分别有10%和7.5%的影响。

不过,冯廷秀也强调,原棕油价格若跌破1200令吉水平,才可能触碰我国上游种植企业的收支平衡点,意味着种植业者目前仍享有舒适的赚幅。

场外获利者

印度提炼厂 低价进口大马原棕油

联昌国际投资研究表示,大马改革税务架构,对印度提炼厂商来说相对正面,因大马出口税并不会侵蚀他们的竞争力。

印度提炼厂目前的提炼棕油产品进口税为7.75%,原棕油则是零关税。

“目前,大马原棕油出口税大致上低于印度进口税,最高8.5%税率也仅高出一些,更较印尼的出口税来得低。大马的原棕油对印度提炼厂更具吸引力,印度可从大马进口更多原棕油,而非印尼。”

相互抵消者
综合型种植公司 提炼业务助阵

就综合型种植公司而言,分析员认为,将可透过提炼业务赚幅提高、来抵消原棕油售价的折扣冲击。

联昌国际投资研究指出,这些业者包括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土展创投(FGV,5222,主板种植股)和森那美(Sime,4197,主板贸服股)。

森那美在大马拥有100万吨的提炼产能,原棕油生产则有134万吨。

假设森那美能将100万吨的棕油原料输入在提炼厂价值链中,新税务制度对2013财年的影响的收益影响约为1.5%。

土展创投方面,提炼产能为2500万吨,原棕油生产则是107万吨,代表提炼业务的高赚幅足以抵消上游业务的盈利损失,惟海外提炼业务恐会拉低整体营收表现。

分析员预计,吉隆甲洞提炼产能在66万5000吨的水平,原棕油产量则是45万吨,在相互抵消下,营收影响仅有1%。

另一家国内种植大亨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产量仅有100万吨,但提炼产能却高达210万吨,提炼业务的高赚幅还可抵消荷兰鹿特丹的提炼业务损失。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