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宽松政策难扭转全球经济失衡
信息来自:http://info.newsccn.com/2011-09-27/86517.html · 作者:方方 · 日期:26-10-2011

2011-09-27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作者:方方  

  近期,对美欧等国经济预期的悲观情绪一直笼罩着国际市场,由于美联储未如人们所期望地公布进一步扩大宽松货币环境的第三次量化宽松(QE3),导致世界金融市场再次震荡,各地主要股指纷纷大跌。

  美联储近日宣布了另一个更加缓和的方案:计划到2012年6月,出售剩余到期期限3年及以下的4000亿美元中短期国债,同时购买相同数量的剩余到期期限为6年至30年的中长期国债,以“卖短买长”的政策压低美国中长期利率,以刺激美国疲弱的房地产市场和企业投资。这一政策可以理解为一种“折中版”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其背后透露出美联储面对美国经济复苏缓慢、财政状况不佳的状态,仍满怀无奈和隐忧。

  弥补经济结构的缺陷,不能只靠货币政策,但美欧仍希望能够以此为经济复苏争取到时间和空间,类似的货币政策调整或再次形成共识:日本央行明确了扩大宽松立场,而新兴经济体巴西也于8月底意外降息。

  这一倾向无疑不利于扭转世界经济结构失衡的严峻局面。美国是全球经济失衡的核心,与其经济关联度高的国家都是被动地随着美国布局经济发展。美国经常账户持续逆差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美国一直保持高消费和低储蓄状态;其次,美国处于国际产业分工的高端,虚拟经济繁荣和实体经济衰弱导致美国大量进口和贸易持续逆差;最后,美国对高技术产品出口限制政策导致贸易不平衡加剧。不过,深层次原因还是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世界各国对美元资产的需求使美国有条件保持资本和金融项目的持续顺差和经常项目的持续逆差,并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

  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发行国,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并不会止于国门之内,再次掀起的宽松货币政策风潮必将导致未来通胀风险的累积。从8月开始,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政府债务问题的叠加效应开始波及到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股市呈现出与欧美股市同步的下跌走势,资本流动开始下降,来自发达国家的外贸需求可能也由此下滑。虽然目前人们的关注焦点在主权债务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风险问题上,但发展中国家是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引擎,如果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无疑将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新挑战。

  虽然美国此番出台的折中版宽松货币政策有望稳定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也利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出口,但从长期来看,我们实在不应沉迷于旧有国际产业分工模式下所取得的增长。只有进一步着眼于国内,主动调整经济结构,注重拉动内需,才能以更加从容的姿态应对来自外部的各种挑战。

中国社会科学网
UNCTAD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世界银行
Country Report
Trading Economics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全球政府债务钟
My Procurement
阿里巴巴
Aliba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