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负债时代:多国面临债务危机风险
信息来自:中国日报网 · 作者:杨箫玮 · 日期:28-10-2015

2015-02-12

据《纽约时报》近日报道,最新报告称,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针对各国负担的所有债务进行研究,不只是政府公债,还有企业、银行和家庭的负债。结果显示,自从2007年底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总负债额增加57万亿美元,全球负债对GDP比为286%,2007年底前为269%。

从这些数据来看,多国正面临新一波的债务危机风险,全球已步入负债时代。而高额负债,不论是公共还是私人部门,都会使经济体更容易受到冲击,而且会创造更大的泡沫而且泡沫破灭更具破坏性,因此麦肯锡的报告十分令人忧心。

全球债台高筑

根据管理顾问公司麦肯锡发布的报告指出,,目前全球负债水平已经超出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

麦肯锡估算,全球债务总额自2007年以来已激增57兆美元至近200兆美元。若以债务占国内生产毛额(GDP)比重来看,则从270%增加至286%。

麦肯锡在报告中指称,多数国家的债务占GDP比重已经高出金融危机前,只有在少数经济规模较小的国家,总负债对经济规模的比例才降低,例如罗马尼亚、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在全球经济动能最强的国家,总负债比例都在上升。负债攀升幅度最高的国家包括欧洲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

整体而言,全球自2007年以来新增的债务有近半数来自开发中国家,但也有三分之一是因为已开发国家的政府债务攀升所致。另外家庭债务也大幅增加。

此外,麦肯锡还对荷兰、韩国、加拿大、瑞典、澳洲、马来西亚与泰国等国提出警告,表示由于这些国家家庭债务过高,导致它们面临“潜在脆弱性”。

美日“负债评价”反差大

麦肯锡在报告中指出,日本是全球负债最沉重的国家,债务对GDP占比为400%,负债总额自2007年以来上升64%。日本的财政挑战几乎全部来自于政府负债,而且早在金融危机以前就已经负债累累。日本的借贷成本仍低得惊人,反映出日本超极低的通膨以及对日本公债需求的强劲。

与日本相反,麦肯锡的报告给美国以相当正面的评价。虽然美国的总负债对实质GDP上升16%至233%,但家庭负债其实已经下滑了18个百分点,企业负债则是减少2个百分点。但是,由于美国自2007年以来公债增加,所以大幅抵销了私人部门负债减少的部分。而美国最惊人的部分也许是金融机构显着去杠杆,金融业负债对GDP比下滑24个百分点。

负债影响不可小觑

惊人的负债数字不只给人以感官的冲击,实际上,负债对经济影响也是十分重大的。理论上,一国经济不论负债有多少,国民都还是能继续从事经济生产。就像一间企业的生产仰赖的是员工和机器,而不是资产负债表的结构。但实际上,从历史中我们一再学到的教训是:负债、资产负债表结构,对于国家的重要性非常大,足以创造泡沫和带来毁灭性的冲击。高额负债会提高经济的波动。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企业如果仰赖高额的借贷,虽然理论上不会影响公司的生产力,但却会令该公司非常可能破产。结合这些不同类型的债务是很有用的做法,因为这样能以不同的方式来看一个国家的财务是否能正常运作。

从麦肯锡的报告来看,负债过高无法偿还,不只是欧元区国家现在的燃眉之急,也是每一次金融危机爆发的导火线。在金融危机期间我们学到,一国若债台高筑,不论负债者是政府(如希腊、意大利)、家庭(如西班牙和美国)或金融机构(如爱尔兰、英国),都会对其经济造成冲击。

呼吁政策转变以避免危机重演

麦肯锡的债务调查共涵盖47国。该结果凸显外界期待过去8年能借由普遍推动“去杠杆”操作,来让全球债务降至较安全水准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因此该报告呼吁,全球应采取“新作法”以避免未来债务危机再度重演。

对此,有研究员建议几个政策改变,可能可以降低负债扩大,或至少降低经济陷入混乱的可能性。包括别为负债提供太多减税措施,例如房贷利率减税,或是企业支付利息减税等等,可以避免负债扩大。而让国家重整主权债务,则有助于避免经济危机。但这些都是非常重大的政策改变,真的要实施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金融危机至今已有8年,但各国从错误中学会的教训远不如自己所想像的多,各国必须认清这一点,应从中吸取经验以避免一而再的重蹈覆辙。

 

中国社会科学网
UNCTAD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世界银行
Country Report
Trading Economics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全球政府债务钟
My Procurement
阿里巴巴
Aliba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