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国行年报/金融稳定报告成长料放缓至4.5%
信息来自:星洲网 · 作者: · 日期:31-08-2017

2015-03-11

全球经济与贸易改善,美、欧、日经济成长发力,大马预料可在发达国电子电气与服务业驱动成长,惟受低原油收益所累,消费税(GST)实施缓住内需,大马经济成长料由2014预估的6.0%,放缓至介于4.5至5.5%。

2014年国家银行年报指出,全球经济成长受发达经济体复苏步伐驱动,美国私人界开支提高,惟欧元区与日本仍受结构弱点横阻,中国进行结构改革,经济成长虽放缓却持稳,近期低油价格局也料推动新兴经济体经济成长。

全球经济仍有下行风险

“全球经济下行风险犹在,内需疲弱,一些发达国甚至有通缩风险,地缘政治则对全球贸易活动形成阻挠;凡此种种,外加发达国由宽松政策转向升息,可能促使国际金融市场呈波动与干扰,全球资金的乱窜,最终或打击新兴国之金融市场与成长前景。”

报告说,美国经济复苏受私人需求与低财政逆风巩固,家庭盈亏表改善和劳力市场向好,低油价提振私人需求,非住宅资本开销料受新订单与新产能使用率驱动,目前使用率已复苏至超越危机前水平(截至2014年产能使用率达79.4%,相比2003年至2007年平均为78.9%)。

“尽管美国矿业投资受低油价而有下行之势,预期更多业将因低生产成本与增长需求,而把高资本转向其他工业投资;美众议院已为联邦机构通过2015年财政预算案融资配套,预料这可消除‘财政停摆’的忧虑。”

报告也提出美国可能受各经济体低于预期增长之冲击,导致美元走疲,尤其低出口表现与企业盈利可能影响投资活动的力道。

“欧元区则继维持沉沦之势,紧随欧中行每月启动600亿欧元购债行动,料推动内需,欧洲区经济料受温和烘托而取得中度成长;惟就业与薪金增长保持颓势,商情指数疲弱,外围出口活动料受远疲欧元而外需增强支撑。

报告指出,日本欲振乏力,尽管疲弱日圆支撑出口,然而2014年实施消费税仍限制国内私人界之复苏,惟2015年至2017年增税延宕,提供生产力与改善财政之永续,对日本经济成长至关重要。

在中国,经济活动转向较永续成长步伐,中国持续实施结构改革与平衡经济的主要动力,放缓力道料微,仍有足够政策空间支援整体经济成长。若把目标锁定在主要生产领域,如加速基建与乡村发展,可抵销横空而来的潜在风险。

在亚洲,基建发展将持续支援内需之扩张,发达经济体如美国之成长改善,料支撑亚洲的出口需求。

亚洲成全球经济主力

“总体而言,亚洲料维持全球经济活动的主要推动力,2015年料贡献全球经济的逾50%成长。”

报告说,全球通膨压力料保持适中,各大经济体对原产品疲弱需求,低通膨料拉动消费开销。

报告指出,欧洲与日本持续实行宽松政策,惟美国经济改善后何时升息,却可能促使投资于亚洲之资金,大举挪回美国。

“亚洲对资金大举挪移显得难挡,不过以亚洲金融健全度仍显韧力,宏观经济基本面强稳,在几个关键领域的改革也有助强化亚洲竞争力,中期强化亚洲成长潜能。”

经济多元化抵御低油价冲击

报告指出,大马是个开放经济体,鉴于低原产品价,出口成长料缓住,大幅下跌之油价让人担忧财政赤字与国际收支平衡,冲击市场情绪而导致资金市场2014年杪与2015年初呈现更大波动。

“尽管原产品领域贡献生产、出口与就业甚巨,惟马经济高度多元化结构足以抵销全球油价剧跌之后果,内需领域经济活动与就业料持续由服务业、制造业与建筑业拉动GDP的84%比重。”

尽管低油价或影响政府财政状况,惟近年多元化收入源,今年1月公布之强化收入与开销合理化措施,料可管控外围发展对我国整体财政状况之冲击。

通膨料企2至3%

“低能源与原产品价格,料有助抵销大马实施消费税(GST)后,通膨张牙舞爪之局面。”预期2015年总通货膨胀料低回2至3%,相比2014年3.2%。政府对低收入族之金援,私人消费料稳在6.0%,相比2014年7.1%。

马币走疲,对马长远吸资前景具吸引力,显著比重大马外债以马币为主,这减少外汇波动,充沛国际外汇储备让马具有管理外在风险灵动性。

“预料内需2015年可稳在6.0%成长,私人投资今年料成长9.0%,另加出口仍具韧力,大马今年料取得4.5至5.5%经济成长。”
 

379亿资金外流

未损金融市场稳定

★金融市场动荡的风险管理

国内金融系统在去年面对数项重大事件,其中外围因素打击投资者信心和风险胃纳,导致短期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

去年平均净组合资金外流379亿令吉,其中非公民净流出96亿令吉,本地机构投资者的海外投资活动达283亿令吉,而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不明、资金组合再平衡与油价下跌导致非公民脱售国家银行未到期的票据。

外资持国行票据比重减至56.6%

截至去年杪,外资持有国行票据比重减至56.6%,而外资持有政府债券和马股总市值比重维持在29.2%和24.1%。

同时,去年杪和今年初石油价格猛挫,更增添投资者对潜在国内经济的影响隐忧,导致:

●马币兑美元全年贬值6.1%,其中12月贬3.6%至3.4950;

●马股市值萎缩2.9%,富时综合指数以1,761.3点封关;

●1年至10年期大马政府债券回酬上扬0.2至45.4个基点。

不过,纵然风险厌恶情绪增加,但不损及大马资金市场秩序,主要是强大金融机构和国内投资者持续为市场提供必要的流动性和需求,抵销短期资金流向和油价下跌带来的震荡,不影响本地金融市场的稳定。

10年期大马政府债券和股市的平均起伏为8.9%和6.7%,市场对外资显著撤离恐让本地金融市场流动性枯竭的忧虑并不存在。

去年,本地机构投资者(包括银行)增持公共债券9.6%,而去年新发售公共债券为1千173亿令吉。

此外,金融机构活动未突显“冒险”行为显著抬头,银行财库组合扩张20.9%至3千963亿令吉,贸易和投资组合占银行系统税前盈利比重减至12.7%。

保险公司(包括伊斯兰保险)持股占总资产比重维持在71%,但大马债券持有比例则萎缩4.5%。

整体来看,尽管组合资金外流,本地融资条件依旧良好,截至去年杪系统平均过剩流动性为2千699亿令吉,贷款存款比上扬至86.7%,但存款增长7.6%,比贷款增长9.3%为慢。

在评估短期内资金显著外流情况下,银行系统和保险领域料仍持续录得盈利,但盈利水平将下跌。

银行资本率料维持在10%,而保险业者资本适足率将企于130%水平。

管理外围曝险和海外业务带来的蔓延风险

●金融机构外围曝险的交易对手风险(Counter party Risk)

金融机构的外围曝险与海外业务扩张,以及区域贸易与投资活动一致增长,其中:

-去年大马银行对外债权增加19.3%至2千288亿令吉,占银行系统资产的10.2%,而国内银行向外债权扩张21.8%至3千598亿令吉,净外债1千310亿令吉;

-大马保险业者对外债权以普险和伊斯兰保险风险再保险为主,总普险再保险增长8.4%至31亿令吉,相等于总资本的29.5%,而保险业总海外投资少于保险基金资产的3%,或领域资本基础的9.7%。

本地银行机构海外业

本地银行在去年延续区域扩张步伐,成绩如下:

-去年第三季杪,本地银行集团海外子公司和分行总资产增长8.5%至3千928亿令吉,海外业务占总资产比重的19.6%;

-盈利方面,本地银行的海外业务贡献介于7.5%至31%;

-本地银行海外业务贷款增长10.1%,贷款增长品质改善,总呆账率中值为0.3%;

-拥有庞大海外业务的本地银行贷款存款比中值为90.6%;

-资本率依旧强劲,介与10.8%至16.8%;-股本回酬中值为8.3%。

银行系统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关联

不受国行监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对金融系统带来的冲击持续有限,主要是金融仲介活动虽扩大,但转移至银行的风险组合和渠道依旧不变。

-过去5年,非金融机构金融仲介活动占银行系统比重从36%增至39%;

-大型非金融机构资产回酬介于4.6%至7%;

-非金融机构于银行存款占平均资产的12.9%;

-跨境投资占总资产的7.2%至23.6%;

-去年,非金融机构发债454亿令吉,占总发债的9.7%;

-银行业务透过贷款和持债曝险于非金融机构程度仍低,仅占总银行系统的2.2%;

-平均非金融机构持有上市银行股票增至34%。

金融机构健康和强稳

金融机构延续强劲财务表现,主要归功于良好监管和风险管理措施。

●资本依旧强劲

-银行系统普通股权一级资本比率(CET1)、一级资本和总资本分别企于12.6%、13.3%和15.2%;

-银行系统资金超过最低资本监管要求增至974亿令吉;

-银行系统总风险加权资产占总资产比重维持在63.6%;

-保险平均资本适足率改善至253%,其中人寿保险和伊斯兰保险资本适足率分别为260.1%和192.8%。

●赚益萎缩,但获利稳定

-银行系统(包括伊斯兰银行)税前盈利扩大7.6%至320亿令吉,总资产回酬和股本回酬为1.5%和15.2%;

-银行净利息赚益改善至0.66%;

-普险和伊斯兰普险盈利下跌2.3%至32亿令吉,整体损失率维持在60%以下水平。

●伊斯兰银行积极风险管理

-伊斯兰银行回酬风险率持续良好管理,多元利率资产进一步扩张28%,占总融资的54%;

-固定利率存款占总伊银存款的35.7%;

-存款产品需求强劲,令保本产品占伊银总融资基础的29%,特定投资存款占总融资比重则下跌31%至19%。

●压力测试突显金融机构抗压能力

-在压力测试范围终端,银行业在第一和第二逆境下,平均总资本和普通股权一级资本比率仍企于逾11%和8%,以及逾10%和7%;

-在机构层面,超过80%银行资本率仍高于巴塞尔III最低8%、6%和4.5%总资本、一级资本和普通股权一级资本比率;

-保险业后压力测试依旧在最低监管要求以上,普险和寿险业者因营运亏损导致2018年资本适足率减至140%和184%。
 
 
 
专注成长

遏制通膨

★货币政策

2014年国家银行年报指出,2015年的货币政策,将专注在确保大马经济拥有稳定成长的同时,也遏制通膨风险。

货币政策的营运环境,将由多项因素形成,包括影响国内经济整体展望的外围发展,后者包括相当显著的全球成长展望的下行风险,商品价格展望改变所产生的含义,及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潜在分歧等。

在上述外围因素下,大马经济成长预料仍能够稳定在4.5至5.5%,主要由国内需求持续扩张及稳健出口领域的支撑。

2015年全年的通膨率将趋低,因商品价格显著地下滑。除此之外,货币政策将会考量金融不平衡的潜在风险,可能对大马经济拥有中期含义。

2015年的全球经济成长料略为改善,惟却持续不平衡,存有相当程度下行风险。虽然美国经济成长取得改善,许多亚洲经济体经济可维持,及数个主要经济体的成长动力却比较早时预测来得差。

整体全球经济成长获得支持,惟商品价格下跌使净商品出口国的成长展望深受关注。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转变的规模与时机都不明朗。

★财政政策

2015年大马财政政策将专注在加强财政管理,虽然偏低的全球能源价格造成环境具挑战。政府将财政赤字目标,从之前占国内生产总值3%,略为上调至3.2%,主要是去年杪全球石油价格下跌,使石油相关营收减少,驱使政府采取前瞻性财政调整措施所致。

随着采取财政改革,政府依赖石油相关营收,从2009年的41%下跌至2014年的30%。这可从政府采取多元资源营收反映出来,特别是加强税务及关税行政及遵守。政府推行消费税也进一步支持多元营收来源。同时,开销合理化措施包括燃油津贴改革及降低休闲开销等,将适度地减少营运开销增长。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