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国行年报货币政策续支持成长
信息来自:星洲网 · 作者: · 日期:31-08-2017

2016-03-23

2015年国行年报指出,2016年的货币政策将专注于确保货币状况保持支持国内经济可持续性成长,同时保持物价稳定。

报告书中表示,这是基于在充满挑战性的政策环境下,预期国内成长更缓和、更高通膨及全球和国内环境高度不稳定。尤其是全球成长面对下行风险,因能源和商品价格不稳定和预期国际金融市场继续波动。

“这些发展对国内成长和通膨前景的影响,将会被紧密监视。再者,货币政策也将继续考量金融失衡的风险。”

在全球环境充满挑战之下,大马经济预料于2016年成长4至4.5%,由私人领域驱动的国内需求所支撑。通膨率预料介于2.5至3.5%。

马币汇率和全球能源价格不明朗,将是通膨前景的一大风险。无论如何,基础通膨预料保持相对稳定,因国内需求状况更为缓和。

由于外围和国内环境高度不明朗,今年国内成长和通膨前景将面对风险。货币政策委员会的焦点将是确保在全球和国内经济面对风险下,货币政策保持一致性和达到价格稳定及可持续性成长。

“再者,由于预料外围流动继续波动,国行的货币操作将直接朝向确保金融体系国内流动性将继续充裕,以支持国内金融市场有序运作。”

私人开销推动内需

支撑成长

私人界开销与内需料充当火车头,支撑2016年大马经济取得4至4.5%成长。

2015年国行年报预测,2016年私人消费处于较长期的平均低位,主要受持续高价与波动调节。尽管走势趋缓,预期受收入与就业可持续抵销冲击,政府强化特定家居之可支配收入亦有所助益。

“比较过去5年,受长期波动不定外围和谨慎商业氛围拖累,私人界投资预期放缓,上游矿务受低油价、原产品价冲击,投资活动与资本开销告减,料由持续的活动或新计划支撑,特别是在制造业与服务领域。”

公共领域亦将谨慎开支,此领域投资仍保正面,联邦政府持续在固定资产与主要基建有高开销。

出口多元化

外围方面预期2016年可保韧力,尽管商品价格低迷,惟外需改善可提振大马出口表现,出口多元化也支撑出口成长。

“2016年贸易持续盈余,然而有收窄之势;其中服务账户的赤字缩小,主要拜旅游业改善所赐;总体而言,经常账盈余今年料进一步收窄到国民总收入(GNI)的1%至2%。”

供应方面,各经济领域持续扩张,尽管步频放缓,又以服务与制造业为主要驱动力。

“尽管油气价低迷,矿业料由新气田生产支撑;建筑业料在住宅与非住宅温和扩张、成长告缓。”

核心通膨料游走2.5至3.5%

2016年核心通膨料游走于2.5至3.5%,相比2015年2.1%,主要受统制价物品涨价、马币疲弱所致。

“尽管通膨走高,这可由低油价、商品价缓冲;全球油价与经济增长波动,通膨可能上下窜动。”

在经济与货币管理方面,货币政策在衡量外围波动与国内环境下,重点放在确保利率支撑国内成长和价格稳定,同时持续监控外围波动,并对国内经济成长和通膨作适度调适。

货币政策也将衡量其对金融失衡风险,确保金融体系的国内游资足以支援金融体系有序运作。

“2016年财政政策持续专注于财政巩固,今年1月26日修正的2016年财政预算案以最新油价为蓝本,政府开支重新调整并扩大收益来源,财政开销优先用于高冲击基建和带高乘数效应计划。”

扶持中低收入群

与此同时,大马持续采取兼容措施扶持中低收入群,协助度过高生活成本的窘境。

“全球金融环境深具挑战,大马或受资金流波动干扰,然而大马有深化和开发的金融市场,确保国内金融市场持续有序运作,支撑国内实体经济成长。过去多年建立的缓冲与具活动政策架构,料有能力抗衡外围震荡。”

回顾2015年,大马取得5%经济成长,相比2014年6%成长,去年由私人界支撑的内需成长5.1%(2014年5.9%)。

紧随去年4月实施消费税(GST),马币走疲和物价调高,家居对高生活成本作调适,私人消费因而步频慢下来,公共消费则保持4.3%。

或受资金流波动干扰

受外围格局牵制,组合资金出走,2015年马币兑美元跌18.6%;2015年隔夜政策利率保持3.25%,国行确保国内资金充足,今年2月更调低法定储备金由4%至3.5%;2015年私人界净融资8.2%,2014年8.6%。

2015年的固定资本形成总额(GFCF)增长3.7%(2014年4.8%),主要受私人界投资由2014年11%走低至6.4%所致,反映内需走低和商业情绪谨慎,低油气价亦使此领域投资缓慢。私人界投资主要由制造业与服务业新的或持续投资支撑,下游有些油气活动。

就业市场持稳

去年就业市场持稳,劳力参与率高达67.6%,惟基于更谨慎商业氛围就业前景下半年走疲,全年失业率由2014年2.9%走高至3.2%。

外围波动使大马经济账项盈余收窄,贸易盈余946亿(2014年825亿令吉);全年出口与进口缓至1.9%与0.4%(2014年6.3%与5.3%)。

去年全球金融市场波动,资金净出走达533亿(2014年816亿令吉),其中非居民的资金出逃达190亿(2014年104亿令吉)。外来直接投资持续涌进电子电器业。

大马去年录得953亿美元外汇储备,截至2016年2月杪则累积956亿美元。去年外债达1992亿美元或占GDP的72.1%(2014年杪2118亿美元)。

国行去年总资本达4406亿令吉,获净利78亿,并派发30亿红利给政府。

财政政策

财政巩固

首要目标

2016年财政政策将继续专注在挑战性的外围和国内局势下取得财政巩固。由于国际油价大跌,可能影响政府收入,政府在2016年1月推出调整预算案,落实谨慎和防患未然措施以缩减政府开销和扩大收入来源。政府2016年财政赤字目标保持在2015年10月宣布的占GDP的3.1%水平(2015年为3.2%)。

尽管经济局势更具挑战,政府将继续巩固财政状况。

营运开销占GDP的比重预料在2016年下降至17%,相比2015年为18.8%。石油相关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在2015年下降至21.5%,2014年为30%。同时预料在2016年进一步下降至介于13至14%。

公共财务增强

中期而言,可持续性的财政重组保持为政府经济转型议程的关键要素。公共财务增强,是经济坚韧的其中一个基础指标。稳固的财政地位提供空间以进行更有效率的反周期宏观政策及支持政府的建国举措。在这方面,进一步强化中期财政框架将至关重要,以支持财政政策委员会,确保在政府财政政策中扮演可持续和有效角色。
 
大马经济展望

今年料增长4至4.5%

整体而言,大马经济在2016年预料成长4至4.5%(2015年为5%)。

内需继续为成长主要动力,主要由私人领域开销所维持。但消费者和投资者因经济充满挑战而持续作出调整,将令内需扩张步伐更为缓和。

私人消费成长预料低于长期平均水平,因家庭继续因消费税和管制品价格变动而调整开销。劳力和金融市场不明朗也影响消费情绪。但是,收入和就业持续增长,加上政府增强人民收入的措施,将部份抵销该冲击。

由于长期不稳定和谨慎的商业情绪,私人投资成长预料低于过去5年平均的12.2%成长。私人领域资本开销预料受制造和服务领域的持续新投资计划所主导。

国际收支的经常账项预料保持盈余,约为总国家收入(GNI)的1至2%,主要来自深具规模的贸易账项盈余。

大马经济成长的其中一个下行风险来自中国。中国保持为大马主要贸易伙伴,但直接冲击有限,因中国只占大马出口的13%。不过,若区域贸易疲软带来外溢效应和全球商品价格进一步崩跌,大马出口将会间接受影响。预料2016年内需成长4.3%(2015年为5.1%),私人消费成长5.1%(去年6%),私人投资成长5.5%,低于长期平均。公共开销和投资则分别增长2%和1.1%。总出口预料增长2.4%和进口增长4.9%。

通膨展望

2风险:马币油价不稳

大马2016年通膨率料增至2.5至3.5%(2015年为2.1%),主要由于数项统制品的价格调整和马币疲软。但是,全球能源和商品价格降低、全球通膨停滞和国内需求缓和,将抵销成本因素对通膨的冲击。

马币疲软将可能在2016年带来更高通膨压力,进口成品价格更高,进口原料和半制成品也更昂贵。不过,马币疲软对物价增长的整体冲击预料不会太大,因进口消费品(不包括燃料)只占消费价格指数篮子的7.2%,而进口半制成品只占总产出的20%。

2016年通膨面对两大风险,首先,受全球油价和马币汇率不稳定的影响,通膨轨迹会更波动,这主要透过国内汽油售价而影响通膨。

其次,马币波动可能对进口商品和服务带来影响,其转嫁效应仍高度不稳定和胥视经济局势及公司及家庭行为而定。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