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国行年报国行:防陷财困降违约率首次申贷须上课
信息来自:星洲网 · 作者: · 日期:31-08-2017

2017-03-23

(吉隆坡23日讯)国家银行为了防止家庭因过度举债而陷困,要求所有首次向银行机构贷款的人,都必须上半天的财务管理课程,加强他们的财务意识。

这除了防止家庭因贷款陷入财务困境,也可以降低银行贷款的违约率。

家债摊还率约33%

根据《2016国行年报》数据,从2012年推介负责贷款措施以来,新的家债借贷人的贷款摊还比率(DSRs,简单来说就是每月还债占薪水的比率)已经更趋谨慎,在2016年,约41%的新批准借贷人,他们的贷款摊还比率并不超过40%。

根据银行更精确的分析,截至2015年杪,大马家庭贷款的平均债务摊还比率约为33%。

同时,国行为帮助因贷款或滥用信用卡而陷入财务困境的人而设立的信贷咨询和债务管理机构(AKPK),也继续帮助更多有财务问题的人渡过难关。

2016年,该机构共为12万1000位向银行和非银行机构贷款的人提供财务指导和咨询。同时,有50万人参加了该机构的财务管理课程。

由于油价下跌,导致油气公司吹裁员风,信贷咨询和债务管理机构也为这些被裁员的职员提供债务解决方案和咨询,以帮助他们管理债务。

AKPK求助者有增无减

去年,向该机构申请债务管理援助的人数有增无减,显示这些借贷人获得了所需要的帮助,以积极的处理他们的债务问题。

国行总裁丹斯里慕哈末依布拉欣在发布年报会上表示:“当然,这种情况我们不会感到骄傲,这证明很多人缺乏理财概念;我们希望申请援助的人数不要增加,但重要的是这些人在面对财务问题时可获得需要的援助。”

这是慕哈末首次以国行总裁身份发布国行年报。

根据资料显示,向信贷咨询和债务管理机构寻求帮助的人,有45%的人每月收入低于3000令吉。

整体而言,大马的家庭债素质还是稳定,呆账企于偏低的水平,去年为1.1%,坏账水平为1.4%。不过呆账和坏账比率比较2015年增加6.3%,主要是贷款购买产业、个人贷款,信用卡呆账都有所增加,不过车贷的呆账有所改善。

国行表示,根据银行和非银行机构资料,违约的人大都是收入比较不稳定的人,以及部份行业的裁员风让一些人因此失业,无力还债。

房贷批准率达73%

国行否认银行拒绝贷款给购屋者的说法,因为根据来自银行的资料显示,购屋贷款的批准率为73%,拒绝率只有27%。

根据大马房屋发展商协会表示,由于银行不愿意贷款给购屋者,导致产业销售受打击。

该协会表示,根据他们的资料显示,有80%的购屋者贷款申请被拒绝。

国行今日郑重否认这说法。

慕哈末表示,根据来自银行方面的数字,银行并没有拒绝购屋贷款申请,有关申请的批准率高达73%,拒绝率只有27%,被拒绝的都是因为申请人的条件不符合资格。

他说:“我不知道大马房屋发展商协会是根据什么调查出这结果,或许只是个别例子。国行的数据是来自银行方面的资料,是确实的数字。”

根据国行资料,购屋融资需求持续蓬勃,在2016年的房贷进一步增长9.1%。

家债成长趋缓和

国行表示,由于大环境的不确定,让大马人趋谨慎,大马的家庭债在2016年杪为1兆零862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稍降至88.4%,较2015年的89.1%为低,也是2010年以来首度下降。

同时,去年的家债成长步伐也有缓和的迹象,从2015年的成长7.3%缓和至5.4%。2010年的成长率更高达14.2%。

大马的家债中,其中有62.6%是产业和有担保的投资,都是可以累积财富的投资。

家庭举债已经明显缩小,除了自住的房屋贷款,他们已经减少其他贷款,让贷款在他们的承担能力范围内。

购买非住宅产业(主要是店屋)的贷款只增加3.5%(2015年增长8.1%);购买汽车和股票的贷款更各下跌0.8%和1.5%,2015年分别为成长3.5%和1.7%。

不过,生活费高涨继续成为城市家庭最大压力,导致个人贷款和信用卡透支分别增加4.8%和3.4%,2015年分别为成长4.6%和1.9%;惟这些贷款只占总家债的18.4%。

国人还债能力稳定

尽管薪水增幅缓慢,失业率增加,但大马人还债能力维持稳定,主要是大部份的大马家庭都有强稳的财务防护,特别是高存款率让他们可以灵活应对突变。

大马人去年的收入只增加5.5%,比较2015年成长5.7%;同时,去年的失业率从3.1%升高至3.5%。

恶劣的情况并未影响大马家庭还债能力,主要是很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还没有背负太多债务,而裁员失业并不是全面性问题,而是集中在部份行业,并以油气业最为严重。

高存款率

灵活应对突变

与此同时,大马家庭的财务防护强稳,家庭财务资产和流动资产,分别为债务的2.1倍和1.4倍。

2016年,大马家庭资产增加1134亿令吉,而债务增加556亿令吉。

大马的高存款让家庭面对收入和开支突变时,可以灵活应变。

在过去7年,大马家庭财富的平均成长率是10%,家庭资产和家债比率高企在3.5倍。

不过大马人收入在3000令吉左右的人财力低,却高负债,成为最容易陷困的一群。

慕哈末:有增无减

外劳汇回300亿

国行总裁丹斯里慕哈末表示,过度依赖外劳并非长远之计,大马必须有类似金融大蓝图的长期劳力措施以降低对外劳的依赖。

他说,高度依赖外劳,已经成为大马的经济成长障碍,不但工业难以转形,同时也是国人收入难以提升的原因,宏观方面更为经常账和竞争力形成压力。

根据国行数字显示,大马的外劳有增无减,外劳汇出大马的款项在2016年高达300亿令吉,比较2008年的170亿令吉近倍增。

官方数字显示目前的大马外劳有190万人,但国行估计如果加上非法外劳,确定数字可能是3至500万人。

国行认为,外劳数字增加,反映经济的劳工密集领域对外劳的依赖成性。

局限工薪成长和工业转形

移民如乔布斯,可以为美国带动革新和创造性,但大马的外劳大增,只局限了大马的工薪成长和工业的转形。

慕哈末说,大马雇主大量雇佣廉价外劳,因此不愿意付比较高的薪水请本地人,局限了薪资的涨势,同时局限了业务的现代化,从而对大马竞争力造成压力。

“我们不能一直停留在劳工密集的工业,因为来自东盟其他国家的竞争越来越大。新加坡和台湾等经济的外劳数目都远比大马低。”

外劳大量汇款回国,也对大马经常账形成压力。

他表示,根据他们和企业的谈话显示,企业其实有意愿减低对外劳的依赖,但需要政府明确的措施让他们配合。

他说:“这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期的措施,一如金融大蓝图也需要10年的时间。”

他认为,大马当然还是需要外劳,但有些工作必须保留给本地人。

他说:“国行的服务部门就规定不能请外劳,其他企业应该效防,逐步的减少外劳在特定领域的涉足。”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