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国行年报今年成长4.3至4.8%可达标
信息来自:星洲网 · 作者: · 日期:31-08-2017

2017-03-23

(吉隆坡23日讯)国家银行(BNM)预期今年国内经济加快增长到4.3至4.8%,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目标务实,但对国行看好外需显著好转的乐观论调,与外界忧心忡忡的强烈对比,颇令经济学家感到意外。

大马去年全年经济成长为4.2%,尽管全球不明朗依旧,但国行看好今年的经济会比较去年略有好转。

丰隆研究主管兼首席经济学家徐克宇表示,国行为市场描绘了一幅更乐观的经济愿景,全年经济增长4.3至4.8%的预测,比政府财政预算案的4至5%增长目标,虽然上方略低,但下行比政府看法更高,并相信总体目标可期。

“不过,从需求面(领域)表现来看,国行目标相对保守,而内需增长4%目标与去年一样,但对出口等外围主导环节则相对乐观,与市场普遍忧虑的情绪截然不同。”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说,国行在年报中透露对失业率攀升、物价上涨等因素感到忧虑,因此消费者开销增长趋缓并不叫人意外。

大选或打击情绪

“国行仅预测今年私人投资增长4.1%,我对私人投资连续5年下跌感到忧心,若全国大选提前登场也可能进一步打击投资情绪,政府需要正视相关问题。

尽管如此,他相信国行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达,主要是出口将在今年扮演更重要的拉抬经济增长角色,但慎防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和日本等国家潜在采取贸易反制措施、英国脱欧等风险可能打击全球贸易活动。

通膨率波幅大

国行不忧

至于全年通膨率预测被大幅调高,比去年翻倍,徐克宇认为这是非战之罪,主要是国际油价飙涨托高交通成本,以及比较基础相对较低所致。

“我们相信未来数月通膨率可能飙破4%,但预见下半年会回落至3%水平,因此我们维持全年通膨目标3.4%不变。”

他说,一切都是外围因素作祟,国行并不会对此过度忧虑。
 

利率将维持3%

尽管国内物价飙涨,但经济学家预见国行不会松动利率政策立场,今年隔夜政策利率(OPR)将维持在3%不变。

国行表示在去年中降息0.25%为防患未然,避免了在美国联储局(Fed)升息之际的需要反向下调利率的压力。

李兴裕认为,国行阐明今年货币政策环境更为严峻,相信全年利率将保持不变。

“只要经济增幅仍保持在4%区间,国行料不会太多担忧,加上家庭债务和金融失衡风险受控,国行并不需要过度依赖货币政策进行调控。”

徐克宇认同,就算美国升息脚步更为激进,也不会对国行货币政策带来太大改变。

“以国行记录来看,货币政策以本地经济增长情况为导向,而国行经过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经验后,已了解通过利率调控来左右资金流向只会带来短期效应,长期伤害可能更大,主要是升息拉高借贷成本恐重创国内经济。”

至于系统流动性,李兴裕表示,国内流动性未见吃紧迹象,相信国行也没有调整法定储备金率(SRR)必要,但不排除国行可能在流动性趋紧时预先防备。
 

外围好转.商品复苏.内需增长

今年成长可胜去年

国家银行预见在全球经济好转,以及原产品价格复苏和内需增长3大因素发功下,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从去年的4.2%加快至4.3到4.8%。

国行总裁拿督慕哈末依布拉欣在媒体汇报会上表示,在发达和新兴经济体内需活动扩张下,料可拉动全球贸易增长,今年全球经济活动有望改善,预见出口和进口表现将更强,再加上原产品价格日趋复苏和内需增长持续护航下,预见我国今年经济将增长4.3至4.8%。

“内需在私人领域活动支撑下,将继续扮演经济火车头角色。尽管通膨将呈现涨势,但私人消费增势将获薪酬增长、政府特定措施提高可支配收入和原产品价格增长扶持。”

不过,基于商业信心依旧审慎,加上经济前景仍不明朗,投资增长料持续温和,但私人投资活动仍获出口导向领域资本开销增加,以及制造业和服务业工程持续落实烘托。

他指出,政府将贯彻财政改革措施,公共开销将持续走低,但公共领域将持续扶持经济增长,归功于关键基础设施工程落实推高公共投资。

以领域来看,今年我国各大领域都将录得增长,其中服务业和制造业仍为经济增长主要动力来源,农业也有望摆脱厄尔尼诺(El Nino)效应纠缠走向复苏,矿业增速料靠稳,主要获天然气产能显著扩大支撑。

尽管今年经济前景转晴,但慕哈末依布拉欣指出,全球化进程倒退、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歧,以及英国和欧盟就脱欧事宜谈判的不明朗等因素,仍将对全球经济增长带来重大下行风险。

“此外,我们预见今年进口增速将持续超越出口,可能导致贸易盈余进一步减少,其中服务账赤字可能因贸易和投资活动改善而扩大。但总体来看,我们预见今年经常账仍将录得盈余,相等于国民总收入(GNI)的1至2%。”

他补充,今年首2个月贸易数据录得双位数强劲增长,除非出现重大逆风,否则今年经常账将持续录得盈余。

通膨料攀3至4%

问及通膨前景,他说,鉴于全球原产品和油价走扬到每桶55至60美元或以上,以及马币贬值,预见今年通膨率将攀至3至4%,比去年的2.1%为高。

“但我们预见下半年通膨率将回落。

更重要的是,这些都是成本推动因素,料不会对总体物价带来显著的溢出效应;核心通膨则料温和增长。”

他指出,隔夜政策利率现企于3%,一旦通膨突破3%,存户将受到负利率影响,但随着通膨回落,负利率影响也将随之消散。

货币政策

确保成长和物价稳定

慕哈末依布拉欣表示,任何决策需务实、积极进取和果断,今年货币政策主轴依旧是确保经济稳步增长和物价稳定,但政策环境恐持续严峻。

“尽管外围领域好转有望经济增长,但我国经济将面对高通膨、资金流向起伏不定和全球经济与金融环境不明朗等挑战。”

他补充,金融失衡风险虽受控,可仍需紧密关切。

“基于资金流向持续不明朗,国行货币政策将确保金融系统的流动性持续充裕,以扶持金融市场有序运作。”

至于美国升息影响,他说,货币政策委员会(MPC)会议主要探讨利率对未来经济增长和通膨的影响,但也将探讨经济失衡因素,若美国升息,国行也将探讨这对未来经济的影响。

“但我们是数据主导的,任何决定都需以未来预测为依据。”

外资离场

马币渐返基本面

慕哈末依布拉欣表示,马币稳定措施已经奏效,马币兑美元现徘徊于4.42至4.43水平,未来将逐步改善,主要是外资离场,以及出口商将获利转为马币,马币走势未来将更能反映实际基本面水平。

“不过,这些都需要时间,我们也不希望调幅过大,而是循序渐进。”

视情况再出手

他补充,现有措施已经充裕,但国行将视情况判断推介新措施必要。

国行在去年12月为捍卫马币,祭出为出口商提供3.25%的特惠存款利率奖励,以便将他们至少75%的出口所得转换回马币,以及限定国民之间的付款,必须全部以马币支付等系列措施。

慕哈末说,马币走势由市场供需左右,在过去几年马股债两市流入显著资金成功扶持马币,但随着美国联储局启动利率正常化活动,组合基金开始对投资组合进行调整,资金流出和出口商未将获利进行转换均削弱马币需求,进而导致马币走贬。

“国行在去年12月推介的措施就是为了调整马币的供需平衡问题,并起到显著的效果。在过去2个月,马币走势相对稳定,恐慌指数(VIX)的震荡程度减少50%。”

最重要的是,他认为,马币走势不稳的源头--“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活动已大大减少,市场规模已从过去的30亿至50亿令吉缩水至10亿令吉,预期投资者将逐步撤离相关市场。

外资持债减至25%

相对稳定

慕哈末依布拉欣相信外资大户已几近完成投资组合调整工作,预见我国债券市场将不会出现过去2个月般大举撤离。

“目前,外资持债水平已从34.7%高位显著减至25%,资金外撤620亿令吉,但系统仍可消化相关冲击,充份显示出我国债市的多元化和深度。”

他表示,国行不会设下任何外资持债最低门槛,但关键是相关门槛会否带来金融失衡风险。

“以过去20年发展债市的经验来看,我们相信外资持债15至20%比重相对稳定,但若比重攀至30至35%则将带来较大的不稳定性。”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