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禄 预算案背后的思维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张庆禄 · 日期:01-11-2016

2016-10-24

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端了出来,各方或褒或贬,评价不一。

而在这些纷纷扰扰的评价以外,必须关注的是,财政预算案中饱受抨击的部份或措施,近年正以轮回的方式一再出现。

譬如行政开支与发展开支严重失衡。明年度预算案总开支为2608亿令吉,行政开支高达2148亿令吉,占总额82.4%;但发展开支却仅有460亿令吉,不及总额的20%。

又例如,公务员薪金支出庞大的问题。根据预算,2017年的公务员薪金支出高达774亿2187万400令吉,占总开支29.7%。

再来就是令人又爱又恨的政治“糖果”。一马援助金的数额节节上升,家庭收入3000令吉以下的援助金增至1200令吉。

行政开支占额太重、公务员体系臃肿、糖果政策延续等等问题,并非新鲜事,而它们的弊端亦熟为人知。

行政开支太高,挤压了发展开支,使国家无法投入更多资源进行长期性建设。公务员薪金支出庞大亦是同样道理,唯其更麻烦的情况在于这个雪球会越滚越大,成为国库重担。至于“糖果”则往往只产生短期效益,长期而言将造成资源浪费,不利于国家的长远发展。

财政预算案诸种问题年复一年的重现,关键在于制定、主导与影响国家财政分配的思维并没有改变。

当政府念兹在兹的是眼下权力的掌握,注重短期效益,忽略长期建设,预算案中必然会涌现“糖果”。当政府把公务员当作票仓,视为稳定政权的重要支柱,公务员人数的膨胀,以及相关开支的增加,就无可避免。

财政预算案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政府的思路。就目前来说,政府注重于短期效应,甚于长远发展,这是行政与发展开支严重失衡的其中一个因素。

另一方面,当人民只看见眼前的政治“糖果”,一味嗜甜,无糖不欢,那也必然会间接鼓励与促使政府派发更多的“糖果”。

倘若这种种思维没有改变,以后的预算案依然会依循这条道路走下去,直至走进死胡同。或许在这个过程中,预算案内容会因为具体现实情况而有些许更变,惟总方向相信不会改变,除非整体思维出现变化。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