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为大选作准备的预算案
信息来自:星洲日报 · 作者:郑丁贤 · 日期:01-11-2016

2016-10-22

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是一个大选预算案;纳吉必须用这个极可能是大选之前最后一个预算案的机会,设法满足人民的需要和期望,特别是增加一马援助金,以及增加可负担房屋供应量。

但是,这也是纳吉最具挑战性的预算案。国内外经济前景看淡,出口盈余下跌,马币疲软,消费意愿不高,而且必须控制预算案赤字在3%。种种压力之下,要避免2017预算案成为痛苦预算案,已经是重大考验,更何况要打造一个讨好的预算案。

派糖果有甜头

或许,左支右绌之下,政府采取了短线投资的做法,提供了人民许多看得到,感觉得到的好处,用派糖果的方式,让2017预算案有更多甜头。

于是,一马援助金再次加码,直接把钞票放进低收入人民,特别是乡区人民的口袋,缓和他们的生活负担,在一定程度之内,也稳住国阵的乡区选票。

当然,不能否定一马援助金的确协助低收入家庭,而他们用援助金消费,也让资金回流到市场,产生部份经济上的乘数效应;然而,一马援助金也逐渐从援助性质,变成另一种固定津贴,成为政府沉重的财政负担,也限制了资金流向其它有生产力的领域。

接下来是国阵基本盘的公务员,这个群体必须获得照顾,避免产生负面情绪;因此,从额外休假、贷款买手机和摩哆,乃至购买可负担房屋,好处不可谓不多。

但是,在经济效益上,也必须关注公务员群体的生产力和效率,以及这个群体的臃肿,以及继续拥肿;而不只是福利,以及更多福利。

年轻族群很多是新选民,他们有基本需要如解决住房问题,以及现代需要如上网、电脑、手机、健身等;政府通过宽频减价,以及优质生活扣税,提供了实质的好处。

而不同的种族,也依各自的管道和组织,以及学校,分配到一定的拨款。

总的来说,预算案以天女散花的方式,尽量把各种好处撒到更多的领域和群体,塑造良好感觉,也期望有选举的正面效应。

减政府拨款挤出资源

为了挤出这些资源,许多政府部会的拨款减少,特别是近几年膨胀得厉害的首相署,拨款从上年度的203亿令吉,缩减到159亿令吉,国防部拨款也锐减22亿令吉。

至于预算案另一层面的意义,即是通过资源的分配,带动经济发展的部份,2017年预算案着墨不多;有的话,也是从公司税下手,以减税方式鼓励竞争力。

和往年不同的是,政府没有宣布大型发展计划,从中看出资源分配的局限。

在实际层面,政府通过消费税、石油税、所得税、公司税等等取得的收入,是否能够支撑整体的开支,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很大程度上,必须仰赖未来的国际和国际经济状况,特别是石油和棕油价格,以及主要出口国家的经济表现。

长远方面,纳吉提出TN50的2050年宏愿,可以预见这是一个类似马哈迪的2020愿景规划;不过,详情未加说明,这也不是预算案重点,而是纳吉往后的另一项政治工程吧!
 
 

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