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人口比例攀68.5% 大马黄金一代崛起
信息来自:星洲网 · 作者:李三宇 · 日期:18-12-2014

2014-12-10

大马劳动人口比例持续攀升,年龄介于20至29岁的“黄金一代”宣告崛起,联昌研究预期“黄金一代”的崛起有助释放未来市场的消费潜能,让大马经济在至少未来20年内继续享有“人口红利”优势。


20年内续享“人口红利”

联昌研究在报告中指出,人口对于推动经济成长而言至关重要,尤其在亚洲地区,但单是庞大人口或高速人口增长率并不足以达成经济成长目标,还得视人口年龄分布和施政方针而定。

“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将受到大量就业人口的支持;同样地,若人口中以年幼或老迈年龄层居多,经济则一般将倾向低迷。”

联昌说,大马是亚洲地区中拥有最高劳动人口比重的国家之一,劳动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从2002年的63.9%持续走高至去年的68.5%,仅落后泰国的71.6%,但超越新加坡、印尼和菲律宾的52.3%、63.4%和61.2%。

据统计局预测,大马劳动人口比重仅预料会在2020年至2030年期间有所下滑,因劳动人口开始老化,惟预料将在2031年重新走高。

政策改革仍是关键

联昌强调,单是劳动人口增加并不足以推动经济成长,关键在于执政者能否透过恰当的政策和改革来兑现人口红利的隐藏利益,因拉丁美洲就曾在70年代迎来人口红利,最终却因无法成功释放人口潜能而导致实际成长落后隐藏潜力。

“研究显示,若施于恰当的经济政策和改革,人口红利每年可望为经济带来2%的额外增长潜力。”

联昌表示,大马在2015年的人均年龄料为28.2岁,年龄介于20至29岁的“黄金一代”比例持续膨胀中,赡养比率却因生育率下滑而走低,这让大马处于极佳的位置来收获人口红利潜能,且人口红利期限料长于其他国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大马赡养比率料直到2045年以前都会保持稳定。

15至24岁人口失业率企10.2%

不过,联昌认为,大马能否将年轻人口转变成人口红利,关键在于如何解决相对偏高的青年失业问题;世界银行估计,介于15至24岁人口的失业率在2012年企于10.2%,虽低于2009年的11.6%高峰,但仍高于10.1%长期中值。

世银还强调,年轻人口失业率较整体失业率高出3.3倍,且有60%失业人口来自上述年龄阶层,为提升年轻人口的就业能力,大马需解决教育素质、技术失衡和在教育机构与领域之间建立作用反馈制度。

女性职场参与率续扬

大马经济的另一项正面发展是,女性的职场参与率也持续上升中,这显示女性替经济成长作出更高的贡献,更多女性接受高等教育也暗示劳动人口生产率将走高。

2010年亚太人力发展报告预测,若女性就业率能被提升至70%以上水平,像大马、印度和印尼般的国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可望被推高2至4%之间。

重视教育基建

马应向韩取经

在众多曾经过人口红利时期的国家中,韩国的成功故事最让人津津乐道,甚至已成为其他国家的学习目标;联昌就认为,由于大马现有人口分布与90年代的韩国极为相似,韩国的成功经验可让大马借鉴。

当年,韩国从一个高生育国转型成低生育国,但同期(1960年至1990年)经济却取得6.7%的高增长率,并且在1990年至2010年期间保持6%增长率。

人口管理政策打下基础

联昌认为,韩国的成功主要因积极的人口管理政策替人口红利打下重要的基础,该国政府对教育和基建发展的重视,亦是该国取得重大成功的关键元素。

“在韩国的成功经验中,我们看见了人口红利所能提供的成长潜能,但也能察觉政府政策的重要性,因政府必须透过各种措施来确保劳动力产能持续提升,确保`黄金一代’能成为驱动经济成长的骨干。”

联昌强调,当人口红利潜能被成功释放,人均收入将跟着上扬,替市场消费提供更显著的上升潜能,个人储蓄和财富也会被转变成各类资产和投资,对金融和保险业带来正面影响,政府财政平衡也将因税收增加而持续改善。

“由于大马目前正展开结构性改革,以在2020年达成1万5千美元的人均收入目标,未来20年的人口红利潜能非常巨大;不过,由于多数劳动人口没有良好的财务管理和退休规划,大马攫取第二轮人口红利(即现有人口劳动时间被延长时)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联昌在总结时说:“若年轻一代被灌输更良好的财务管理和投资知识,大马将拥有更高的机会来攫取未来人口红利,甚至连老年阶层的成长潜能也有可能被一并释放。”

财经小辞典

★人口红利(demographic dividend)

“人口红利”是指劳动人口比重上升、幼儿与老年人口相对较少的一段黄金经济时期,因在劳动人口开始老化前,经济体的劳动力将在一段长时间内保持丰盛,进而加快经济增长速度。

★赡养比率(dependency ratio)

劳动人口对需人照料的年幼和老年人口的比例,藉此评估劳动人口的赡养负担高低;年幼和老年人口比例越低,就显示现有劳动人口整体背负更低的赡养压力,消费和投资意愿自然也较高,反之亦然。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