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万铎: 华教九问
信息来自:东方日报 · 作者: · 日期:25-12-2011

2011/12/24

华小是我国教育体系的一环,是官办的学校,是中华文化启蒙的摇篮。百年沧桑的华小文物更是我国多元民族宝贵的人文遗产,丰富了多元文化的内涵。多少子弟在华小的怀抱里谆谆受教,接受儒家思想的薰陶,然后懂得饮水思源,诚守与兄弟民族和谐相处的原则,不走极端;辛勤地、默默地为我国的垦殖、独立、建设、发展付出了一个国民应负的责任。

这样的华小不好吗?这样的华小不值得我们好好表扬她,呵护她吗?这样的华小不值得国家好好对待她吗? 1957 年独立至今, 54 年了,多悠长的岁月啊, 1 万 9,710 天,华小从来就没一天平安好日子过。吾人上下而求索,倘若上天有神明,神明啊,请为我们解答九问罢!

一问:办教育,为国家孕育人才,百年树人,民强国才会富,这是天下的原则。神明啊!我们的心好痛,只因为为教育为华小说几句真诚公道的,为何林连玉公民权消失了,严元章永远不准回国,百多位肝胆并肩国民义士身陷囹圄,这不是违反天理吗?

二问: 2000 年 11 月 20 日马华元老李孝友先生在隆华堂“从华文中学改制看(华小)宏愿学校”汇报会上激动地向大家道歉:“我很痛恨欺骗我的人,我很天真地受骗,然后再来骗大家。” 11 年过去了,为何还有更多的同胞变本加厉步李先生后尘,粉饰谎言为前程,难道民主国家没有“良心政治”吗?

三问: 2005 年 9 月 11 日, 44 岁华小老师曾文珩在吉华 K 校白蚁蛀蚀二楼踩空掉下冤死当场,过后无人负起任何责任!一位小女生自制卡片含泪送别曾老师:“老师,您为何这么快就走了?”我们的心在淌血,在泣诉!难道在这样的民主国家里,就无一丁点儿的良心政治吗?请您回答这位伤心的小女生罢!

四问:类似白蚁危楼、年久失修华小在全国何止 300 间,这是国家办的学校呀,为何维修重建这么困难,视若无睹?老师和学生子弟都是流著热血的人呀!

五问:人口迁移、新生逐年增多,为何唯独华小只能少不能多?维修难,增校更难如登天,就连国民自掏腰包重建迁校也受到诸多限制和刁难。神明啊,请您告诉我们,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

六问:多少次的口头诺言,就是多少次的空话。苦苦地引颈长盼 1 万 9,710 天,华小师资至今仍然严缺 4,000 。为何师资严缺只发生在华小身上,这是国家的学校呀?为华小增聘 4,000 合格老师,只占 120 万公务员的 0.33 %,真得如此困难吗,真得还要再等 1 万 9,710 天吗?神明啊,到时已是百年身了,是谁有这么的力量来阻挡?

七问:华小有只有数位学生的“迷你”学校,也有数千人的“超级大肚”学校。神明呀,这是国家办的学校呀,这是违反教育原理又违反常理的学校呀,为何竟然发生在就要成为“先进国”的国家里,难道这是衡量“先进国”其中一个标准吗?

八问:神明啊, 1957 年过后,我们同样都已是国家的主人了,我们不是一直在口中宣示,这里是讲求民主、人权、平等的地方,还有宪法保障!神明呀,华小为何如此命途多舛、受到这么多的不平等对待?

九问:大选又要降临了。华小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大选中,一次又一次的施舍赞美中,一次又一次美丽言词的承诺中度过那 1 万 9,710 天坎坷飘荡的日子。神明呀,请您指点迷津,为了华小,我们如何是好?

神明无语,苍天无奈,还是靠人间的能力与智慧比较实际。

经济策划组
国家银行
MIDA
My Trade Link
马来西亚财政部
国家统计局
新经济模式 (中文)